2006 年 04 月 的封存

By Myself

作興貼了一首Suzanne Vega九歲時寫的詩﹕

By Myself
I stand by myself
Not lonely at all.
I listen to the little birds
Beckon and call.

I stand by myself
By the pond, with the fish
And now I don’t even
Have one little wish

Except to be by myself
Each and every day
And come down to the woods
Where the little deer play.

小時了了呀!

Chomsky的警句

「在社會科學中,許多被稱之為理論的東西 — 文學理論或是其他 — 令人迷惑難解。我不知有哪種知識如此深邃,以至於使我們無法以一種非常簡單的方式將之表述出來。」

-Noam Chomsky

用再粗俗一點的話講,Chomsky想話:「有啲嘢, 使x講噤複雜咩!」對於像我這種搞人文學科研究的,簡直就是當頭棒喝。 >.<''(出汗)

最近讀Chomsky的政論與訪談,發現Chomsky果然非同凡响。

我係他者

1999年主編《呼吸》時,找毛尖翻譯過一篇Hans-Jost Frey的長文〈我係他者〉(Je est un autre),現在大家可以在網上讀到

非常好的文,有十個好,有空不妨一讀。

路上盡是好風光

葉輝兄通電話,閒聊間,他說不明白我為什麼願意花這麼多時間,去拿一個博士學位。他說,現在拿了學位也不一定是優質生活的保障,就算有機會進入學院工作,也不一定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這一切現狀我固然明白,近十年來本地學院的急劌變化,情況已跟十多年前我立心做學術時有所不同。對於一個立志做學術的人,進研究院進修原本是很自然的事;但時移世易,博士學位已不再是進入學院工作的保證,那麼還花時間去拿一個博士學位,又所為何事?我想這也是葉輝兄所感到的疑問。

有一段日子,我也有一種"不得志"的消沉感覺,在一份又一份的part time教職之間,也會有一種因不安定而生的犬儒情緒,埋怨大學制度混帳、學生根底太差。但慢慢地,當我看見留在學院中工作的老師、朋友,不是情緒變得暴躁,就是帶著藥煲做人時,我開始覺得上天待我也算不薄,起碼我可以選擇過一種我喜歡的生活,有樹,有貓,有善良而親近的鄰居;況且這幾年我也碰過不少聰慧而可愛的學生,教學相長是最寶貴的經驗,能伴著年輕人一起成長,就更是叫人稱心愉快。

葉輝兄說,別把唸博士學位作工具看便好了。當然,我不否認唸博士多多少少有功利上的考慮,但這幾年下來,我倒愈來愈把唸博士看成為目的自身。其實,唸博士是一個過程,也是做學問的一個階段。對於做學問的人來說,這是一項有關整體整合能力的考驗,經過這個階段,其實真正的學術生涯才剛剛開始。

拿到博士學位後,我會留在學院嗎?可能會,也可能不會,誰說得定呢?況且世界這樣大,因緣和合,到頭來碰上的,可能是另一番意想不到的好風光也說不定。

路上盡是好風光,不是嗎? 共勉之 : )

AM730 對《貓河》之推介

小西寫詩的年期不短,但這本可才是他多年來的第一本詩集。讀小西的詩,你不會覺得震撼,亦不會感到壓力,因為他的文字很輕巧,也很貼心。小西是一位男性詩人,但他卻自稱是一個女性主義者,也是一位研究女性主義的學者。因此在他的詩中,你也會讀到一種女性的溫柔,但這種溫柔,卻毫不忸怩,反而有著一份言之有物的體貼,令人心曠神怡。《貓河》就是如此一本詩集,你會嗅到一陣如貓的體香。

26-4-2006 AM730

保樹立人,認領我樹

這陣子因為中大"保樹"行動,在一個公開的場合,提起了波爾斯(Joseph Beuys)當年在卡塞爾做的一件作品﹕《給卡塞爾的七千棵橡樹》(Sept mille chênes pour Kassel,1982)。

波爾斯的構想並不複雜﹕1982年,他在卡塞爾文件展中,把七千個花崗石磚放在弗利德立西安農美術館前,並在其中一個花崗石磚旁種下了第一棵橡樹。計劃的目的是號召人們把一棵一棵的橡樹,種植在卡塞爾這個工業城市當中,任何想要参與計劃的人可以買下並種植一棵或多棵橡樹與石磚。

波爾斯當然沒能在有生之年,親自目睹所有的橡樹與石磚,悉數終於屹立卡塞爾城,但計劃的最終逹成卻意義深遠﹕它一方面實質地讓人與大自然重新建立某種關係,另一方面則起碼喚起了七千名市民的大自然意識,並透過植樹這個具象徵意義的行動,連結信念,同時讓信念薪火相傳。

中大”保樹”可否也效法這位當年德國緣黨發起人之一的行動呢? 當然方法不是植樹,而是認領樹。我想中大不少人都有自己的樹,我們何不把自己的名字掛在自己的樹上。從前是樹守護人,這一次讓我們反過來守護樹吧。年年月月,月月年年。

[文摘]○ο。°相遇不是用來生氣的°。ο○

梁寶轉傳了一則從朋友處轉傳過來的小故事,道理很簡單卻深刻﹕

○ο。°相遇不是用來生氣的°。ο○

前日往回家的公車上,
一對上班族男女吸引了我的目光,
而他們的一段對話,更讓人難忘,
每天搭乘公車上下班,
來回通勤時間約莫近二小時?
有時人少,可坐在位置上欣賞窗外的風景;
人多時,也只能慢慢地擠回家,
但這時,身邊乘客的對話總會不時地傳到耳邊。
前日往回家的公車上,轉程靠站時,
乘客頓時多了起來。
一對上班族男女恰巧在我身邊,
吸引了我的目光。

可能因為人多,男的不時地將手臂圍住女的,
並輕聲的問「累不累?」
「待會想吃些什麼?」
只見女的不耐煩地回答
「我已經夠煩了,吃什麼都還不先決定,
每次都要問我。」
男的一臉無辜的低下頭,>>>>
而後說了令我印象深刻的話。

「讓妳決定是因為希望能夠陪妳吃妳喜歡的東西,
然後看到妳滿足的笑容,
把今天工作的不愉快快暫時忘掉。
我的能力不足,
妳工作上所受的委屈我沒法幫妳,
我所能做的也只有這樣。」

女的聽了後,滿懷愧疚的說聲對不起。
男的這才似乎重燃信心般說
「沒關係,只要你開心就好。」
而後親吻了女的頭髮。
下車前再回頭看看這對情侶,
男的依舊保護著心愛的人。
這樣的情景,
讓我覺得自己今天同樣在工作上有些許不愉快,
如果沒有聽到這一段對話,
回家後的我,
可能也是一副全世界都對不起我的臭臉
面對心愛的人,
只在乎自己的委屈,
卻忽視對方的感受,
不自覺地傷害最親密的人。
所以在踏進家門時,我告訴自己,
將自己的不滿委屈帶給身旁的人嗎?
不,我想我現在應該做的是別再把工作上的情緒
發洩在心愛的人身上
破壞了最親密的關係,
並且主動給自己一個微笑。

相遇,不是用來生氣的!說得真好!
當自己快抓不住情緒時,想想這句話,
應該會讓煩忙的生活,加些微笑的因子吧!!
有一位金代禪師非常喜愛蘭花,
在平日弘法講經,
花費了許多的時間栽種蘭花。
有一天,他要外出雲遊一段時間,
臨行前交待弟子︰要好好照顧寺裡的蘭花。
在這段期間,弟子們總是細心照顧蘭花,
但有一天在澆水時卻不小心將蘭花架碰倒了,

所有的蘭花盆都跌碎了,蘭花散了滿地。
弟子們都因此非常恐慌,
打算等師父回來後,向師父賠罪領罰。
金代禪師回來了,聞知此事,便召集弟子們,
不但沒有責怪,
反而說道︰「我種蘭花,一來是希望用來供佛
二來也是為了美化寺廟環境,
不是為了生氣而種蘭花的。」
金代禪師說得好︰
「不是為了生氣而種蘭花的。」
而禪師之所以看得開,
是因為他雖然喜歡蘭花,
但心中卻無蘭花這個罣礙。
因此,蘭花的得失,並不影響他心中的喜怒。

同樣地,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牽掛得太多,
我們太在意得失,所以我們的情緒起伏,
我們不快樂。在生氣之際,
我們如能多想想︰
「我不是為了生氣而工作的。」
「我不是為了生氣而教書的。」
「我不是為了生氣而交朋友的。」
「我不是為了生氣而作夫妻的。」
「我不是為了生氣而生兒育女的。」
那麼我們會為我們煩惱的心情闢出另一番安詳

所以看完之後…
當你要和朋友..家人吵架時…
要記得你們的相遇…
不是用來生氣的喔…
何況所謂人非聖賢…
誰能不生氣呢…
不過…
看了這篇文章以後…
下次要生氣時…
就別生太久…
免得傷心、傷肝、傷腎又傷腸胃…

另外,一位朋友在他的blog上轉貼的一則msn,也讓人會心微笑,有空不妨一看。

(其實以上的小故事,原本便來自這位朋友。)


四月 2006
« 三月   五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