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年 09 月 的封存

回到歷史

近期在寫論文之餘,都在找一些有關早期女性主義的歷史研究來讀。過去讀過的女性主義入門書,都比較著重介紹理論本身,雖然也有引介各門各派的產生語境,但較少討論個別的思想,在具體的歷史轉折中,是如何生成與變異的,尤其是個體如何在雜多的語境中,徜徉、試錯、選擇、重整,以應對具體的生存問題。

我不大清楚有沒有人試過用這一種方法寫女性主義的入門書,我希望有啦。

廣告

活在當下

有一天跟梁寶飯後聊天,談到全球暖化。

“咁仲搞咩嘢文明文化呢?可能話唔埋幾時一嘢就無晒!" 我說。

“都係架" 梁寶說。

都幾灰。不過,我後來想﹕其實都唔灰,有冇全球暖化你都唔知個地球幾時game over架啦。況且,建設文明文化,主要是為了當下的眾人,不是為了什麼千秋萬代的霸業。此外,發生過就係發生過,有啲嘢就算個地球game over,都唔會話冇發生過。所以,make a difference好重要。

當然,我唔係話全球暖化唔駛理。不過,最重要嘅係搞清楚一啲最根本嘅嘢。例如,搞啲嘢來為咩?

但最根本嘅係﹕活在當下。

身體在調適,詞語在散步

轉天氣,身體在調適,疲累。有時看著屏幕,發現詞語、概念好像在散步,我說﹕"是時候歸隊啦",它們卻懶理﹕"好眼訓,行多陣先"。

zzz,我都好眼訓……

發現

朋友的blog發現了一個超小的東西﹕

在什麼地方?你們自己找找吧!

西岡兄妹

經《誠品好讀》發現了西岡兄妹的作品,直覺上覺得他們的作品跟Mark Beyer的有點像。正在訂一本回來看看。

選貼在這裡的作品叫「逃亡 」,作品的趣味主要在於……當然是一大一細兩個人所構成的構圖趣味啦。

:p

西岡兄妹的網站

回到保羅

頭痛了一整天,下午勉強為論文正在寫的那一章餘下的部分,整理好主要論點與整體理路。

腦筋勞動,頭就更痛。看來要等明天繼續。

近來無事,除了寫文, 就只有間中做菜和買點東西。做菜或買點東西,很多時是為了日常所需,但有時也為了鬆一鬆。事實上,寫文寫得累或大腦便秘時,吃一頓或洗一個澡,會比死命埋頭做下去好。寫文是大腦活動,但更主要是身體活動。或許,是因為寫碩士論文時,試過害感冒害了足足兩個月,現在都不會不吃不睡在電腦前一坐便八至十小時。間中還會做一頓好的,例如酒釀丸子。

寫文期間另一種行開鬆一鬆的方法,是買一點書,事實上,很多時論述所需要的靈感,都是來自一些看似無關的書本的。

最近,便買了第7期的《月台》,其中有文章介紹Alain Badiou的Saint Paul﹕The Foundation of Universalism,令人感到意外(可惜介紹文章寫得不大理想,文章無法清楚表達Badiou到底在該書中闡述了怎樣的思想)。這幾年英美學界開始陸續翻譯了好一些重新詮釋保羅思想的歐陸哲學著作,除了Badiou,就我所知,還有Jacob Taubes的The Political Theology of Paul和Giorgio Agamben的 The Time That Remains﹕A Commentary On The Letter To The Romans。 Agamben是當下紅到發紫的意大利當代哲學家,英美學界大約在十多年前便開始陸續翻譯他的著作。Badiou著作,其實也是在差不多的時間開始進入英美學界,但只有最近幾年才開始較為人注意,不少著作已陸續被翻譯成英文,其中包括他最重要的著作Being And Event。Badiou是法國的毛派,思想受阿爾杜塞與拉康的影響,但主張重建主體,並把真理召回有關倫理學的討論中(見Ethics一書),令人眼前一亮。

為什麼這一些歐陸哲學家都不約而同的回到保羅?這是令我最感興趣的問題。可惜還沒有時間找這幾本書回來細讀,再待一會吧。

熊在寫文


九月 2006
« 八月   十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