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年 10 月 的封存

輕輕的停頓

有時有些事真的很難解釋,最近的心頭好之一,是張懸在《寶貝》MV開始後不久,不經意用手輕拍結他兩下的聲音。

就這樣,輕輕的停頓,讓人心頭一震,無法解釋。

廣告

無狀態

拾級而上,一陣風送來幾片落葉,一片落在肩上,一片在鼻尖前略過,一片落在不知道在那裡的地方……

站定,聽風聲,落葉聲,我笑了,內心响起的竟是張懸的《無狀態》﹕

我喜歡永恆的短暫
化主動為被動的昏暗
所有公允的景觀之中,我都不存在

我喜歡邂逅的對白。抹有某部電影的光彩
你要我給的,應該也如此的
是這答案

不要把美好的故事留下來
不去制約,被制約﹔沒有習慣
我喜歡獨白勝過眾人的綵排

不要讓眼淚成為生活的客串
不去制約﹔被制約,等待遺憾
我酷嗜孤獨的愛

我酷嗜倔強的愛

之後在youtube找回還沒有看完的《無狀態》MV,就是那種感覺﹕「我喜歡永恆的短暫/化主動為被動的昏暗/所有公允的景觀之中,我都不存在。 」

回到家中,發現大袋裡有一片落葉……

哈哈, 無狀態。

PS:不知怎的,《無狀態》的MV總是叫我想起Fiona Apple翻唱Beatlle的Nothing Can Change My World時拍的MV,都是在喧鬧流動的周遭中,只見主角沉湎進自己的世界,多與一,流動與安靜,就讓安靜顯得更安靜了。另外,可能是過敏,老是覺得《無狀態》的MV有很重的拉子味。但最關鍵的,並不是幾個有一對女生在親熱的鏡頭。我覺得最令我最震動的鏡頭,是張懸站在舞池,背後的一眾女生卻在忘情地跳。對,就是這個鏡頭,讓我感到一份甜甜的拉子味。實-在-太-棒!!

現在,妳那边幾點?

舊同學來電,約同學聚會。這批同學大概有十七年沒有見過,畢業的那一年是89。

在電話中, 同學提到一次外遊碰上一個當年在工管唸書,但經常在我們的系走動的女孩。我都忘了她的名字,我只記得當年(我覺得)大家都對對方有好感,但最終又什麼也沒有發生。

我記得當年有一次陸運會,我由運動場的一边,老遠的走到她的系所在的那頭,跟她說﹕"你的新髮型很漂亮",然後什麼也不懂說下去,再由運動場的一頭走回另一頭……

在時間的那一頭,在時間的這一頭,都過去了……

現在,妳那边幾點?

成為歷史的幽靈

在歷史文獻中泅泳,是一種奇怪而有趣的經驗。

一頁一頁的讀下去,開始時是枯燥的,漸漸地,你開始進入過去的情境,你與過去之間的边界亦逐漸消失。雖然中間還有許多空白,但在一種比真實的歷史時間要快的閱讀時間中,看到一些在真實時間中無法看到的連繫。所以,說"進入過去",並不精確,因為真實本身是雜多的,充滿流動的可能性,沒有分析上的距離,我們對於真實的理解只可能是局部的。但我們又可以說分析裡的真實,比生活經驗中的真實更真實,因為它讓我們看到原本看似零碎的生活經驗之間的連繫,並構成知識。

所以,並不是"你與過去之間的边界亦逐漸消失",而是你逐漸脫離了文獻本身以至你的經驗的區限,自由的漂浮在你研究的對象之上,甚至看到過去與當下的連繫,成為了歷史的幽靈。

圖片來源 

D & D(Deleuze and Dog)

鎮村之寶

她叫豆豆。

一片冰心在玉壼

我不知道安妮宝贝到底有多紅,只是偶爾的在書店拾起她的一個長篇,文字輕靈,讀來有點感覺,於是便買了。

安妮宝贝的blogSinead O’Connor的音樂作背境音樂,於是她的背境音樂成了我書房的背境音樂。

忘記了那是否來自Sinead O’Connor的Universal Mother,那是一張獻給女兒的唱片,一張令人感動至流淚的唱片,世間女子,此心靜好……

最近讀到一句很美麗的詩句﹕"一片冰心在玉壼",語出王昌齡的《芙蓉樓送辛漸》﹕

寒雨連江夜入吳 , 平明送客楚山孤 .
洛陽親友如相問 , 一片冰心在玉壼 .

是的,我喜歡那些讓人也有"一片冰心在玉壼"的感覺的文字。

哎,忘了說,我選的長篇,叫《二三事》。


十月 2006
« 九月   十一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