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01 月 的封存

Nouvelle Vague﹕Love will tear us apart

Sunny Chan 的電影與音樂札記那裡,意外發現了Nouvelle Vague翻唱的Love will tear us apart 😮

想大叫!!!!

When the routine bites hard
And ambitions are low
And the resentment rides high
But emotions wont grow
And were changing our ways,
Taking different roads
Then love, love will tear us apart again

Why is the bedroom so cold
Turned away on your side?
Is my timing that flawed,
Our respect run so dry?
Yet theres still this appeal
That weve kept through our lives
Love, love will tear us apart again

Do you cry out in your sleep
All my failings expose?
Get a taste in my mouth
As desperation takes hold
Is it something so good
Just cant function no more?
When love, love will tear us apart again

總覺得Love will tear us apart 很適合用來描述香港人當下的狀況,尤其令人想起天星。

哎! Love will tear us apart!!

Mazzy Star: Fade Into You

I want to hold the hand inside you
I want to take a breath thats true
I look to you and I see nothing
I look to you to see the truth
You live your life
You go in shadows
Youll come apart and youll go black
Some kind of night into your darkness
Colors your eyes with whats not there.

Fade into you
Strange you never knew
Fade into you
I think its strange you never knew

A strangers light comes on slowly
A strangers heart without a home
You put your hands into your head
And then smiles cover your heart

Fade into you
Strange you never knew
Fade into you
I think its strange you never knew

Fade into you
Strange you never knew
Fade into you
I think its strange you never knew
I think its strange you never knew

Mazzy Star: Fade Into You 

回到馬克思主義

因為要修改論文,翻閱了不少有關發展學的書。此外,也找了些有關中國現代性的材料來看,其中包括王曉明與汪暉的著作。

過去很少去碰有關發展學的著作,對中國現代性研究的興趣,也集中在文化方面。雖然,一直以來都對發展主義沒有好感,但從學理上去認真了解發展主、發展主義等課題,倒是首次。

記得台灣學者趙剛說過,光是文化分析是不夠的,政治經濟學的階級分析對了解當代社會的情境,還是不可或缺。或許,再沒有什麼時候比現在更需要回到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傳統。這在當代中國尤其如此。

事實上,論文發展到後期,讓我發現回到社會主義,與重探女性主義政治哲學與國家理論的逼切性。或許,這是我下一個的研究課題。

竹內結子

因為《冰之驕子》而喜歡上竹內結子,沒有什麼理由。不過,這陣子的確對一些具有subtle femininity的日本女演員有好感,竹內結子是其中一個例子,深津绘里是另一個。我的學生r笑我是人到中年,或許吧。但我覺得,那更多是風塵閱歷過後的一份平常心。誰不喜歡平常的柔性,超越性別的,建基於人與人之間的平等的温柔?

認識陌生人

終於看了《Fur》,只因為Diane Arbus。

看《Fur》讓我想起,去年差不多這個時候跟我的學生做的一個習作,習作的題目叫﹕陌生人。

根據習作的規定,她/他們需要大約在一個月的時間之內,接觸與認識一個她/他們心目中的陌生人,並創作一個相關的作品。

結果,固然有同學選擇了我們一般人心目中的陌生人,但在我的鼓勵下,也有同學選擇了祖母、朋友、舊同學等看似亳不陌生的陌生人。

結果,有同學選擇了她居住的地方附近、伴著她成長的一間照相店的老闆。到最後,她因為這一份習作跟這位小店老闆加深了彼此的認識,而她亦取得了對方的信任,用他一直給她拍証件相的照相機,反過來給他拍照。

有同學則選擇了重新認識因為成長而漸漸少見的祖母。在重新認識的過程中,這位同學決把祖母帶到她從前帶他去玩的地方,讓開始不大記得東西的祖母重遊舊地,重拾記憶。

……

結果,所有的作品都很美麗,因為它們都見証了一段真正關係的建立。當然,她/他們也很美麗。而對於我來說,我又何嘗不是透過這一個作業,加深了我對這些帶點陌生的同學的認識,也建立起一種更為密切的師生關係。

其實,我們都是自己的陌生人,而包括陌生人在內的他人,往往也是我們自我的一部分。所以,認識他人與認識自我,往往是同一件事。在這個過程中,不管是絶對的自戀,還是絶對的無我,他人與自我到頭來都只會一同被錯失。

發現自我與發現他人的過程,很美麗,因為我們同時發現了「我們」自己。

鬆一鬆悟道

想通論文結論缺了的那一塊,打通任篤二脈。這些日子梦裡都在辯證,洗個澡,反而因為放鬆而讓一條已在的主脈浮現。

禪宗有不少這樣的公案,所謂鬆一鬆悟道,般若波羅蜜多時。善哉善哉。

: p

戲劇是在劇場上演的

很久以前跟朋友啇討過開的一門課,一直都沒有開成。是關於戲劇評論的,其中一節便原本打算由不同年代的劇場(院)入手,討論不同年代的戲劇形式跟劇場(院)本身的關係。當初甚至想好了要安排學員到劇場(院)親身視察場地。

其實,如此的構想,靈感主要來自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李道增的一本舊作《西方戲劇・劇場史(上/下)》。最近終於購得此書,又想起了那個始終沒有開成的課。


一月 2007
« 十二月   二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