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09 月 的封存

罔兩問景

null

罔兩問景曰:“曩子行,今子止;曩子坐,今子起;何其無特操與?”景曰:“吾有待而然者邪!吾所待,又有待而然者邪!吾待蛇蚹蜩翼邪!恶识所以然?恶识所以不然?”景曰:“吾有待而然者邪!吾所待,又有待而然者邪!吾待蛇蚹蜩翼邪!惡識所以然?惡識所以不然?” (莊子 . 齊物論)

劉人鵬、白瑞梅、丁乃非在她們的新書《罔兩問景︰酷兒閱讀攻略》中,提出了一個有趣的觀點﹕她們認為在"罔兩問景"這個寓言中,發問的是一個人們幾乎看不見的位置(罔兩,即影外微陰)。劉白丁等接著引用〈莊子 . 寓言篇〉,由"眾罔兩"一語,進一步指出罔兩的曖昧性,以及它在既有階序關係中的边緣性與批判力度。

景回答罔兩問題的時候,罔兩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沒有人知道,大概它們在影把話說完之前,早已隐遁得無影無踪。形影的遊戲,大概並不是它們所要關心的。

彌賽亞

“‘上帝’還未出現。祂將會出現,或更精確地說,祂會在人類概念裡彰顯,只有在強大過多的愛超過仇恨時才會出現。每件酷行,每件對人類或動物的不公平行為,証明了無神論的論點,因為這樣的行為連上帝的第一次降臨都未發生。但是,即使是在最糟的時刻,我也無法祛除對人類存在兩個有效奇蹟的信仰,那就是愛與未來式的發明。這兩者的結合,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天的話,就是彌賽亞。"

喬治 . 史坦納(George Steiner)﹕《勘誤表﹕審視後的生命》(Errata: An Examined Life)

佛想(五):坏人無我?

“三法印"中,"諸行無常"是說一切世間法無時不在生住異滅中,過去有的,現在起了變異,現在有的,將來終歸幻滅;而"諸法無我"則指在一切有為無為的諸法中,無有我的實體。

佛家的深刻處,在於它體認到凡人的"實體"化傾向。除了把財產等"實體化",視為我之固有外,人也會把他者"實體化",尤其是他心目的敵人或坏人。但到底有沒有本質如此的敵人或坏人呢?如果萬事萬物本來只是因緣和合的結果,把敵人或坏人"實體"化可能只是另一種形式的執著,而所謂本質如此的敵人或坏人,亦從不存在。

稿債一筆清

稿債長寫長有,還有一些報告….。

哎,我要"稿債一筆清",有冇呢種服務呢?

>.<

嘮叨的哲學劇與悲情的喜劇﹕論《誘惑者日記》與《壽歌》

1.
完成論文,終於有空多看一點演出,而小劇場始終是我的嗜好,近日便看了一台一日的兩個演出﹕台灣導演王嘉明的《誘惑者日記》以及留港日本導演E-RUN的《壽歌》。

先說《誘惑者日記》。並不是頭一遭看王嘉明的演出,記得2001年台灣渥克劇團的陳梅毛來港排演《阿柯》期間,便曾經介紹新一代台灣小劇場導演的作品,其中一齣給播放介紹的,正是王嘉明的《Zodiac》(2001年)。跟前代的台灣小劇場導演不同,王嘉明的作品輕巧聰明,節奏快,對影像與新媒體,都有得心應手的把握,而且充滿幽默感,作品在敏銳地呈現都市感性的同時,也令人莞爾。

然而,《誘惑者日記》卻著實令人失望。或許跟《誘惑者日記》改編自齊克果同名著有關吧,《誘惑者日記》的整個演出(尤其是前三份二部分)充滿了令人透不過氣的長篇哲學論述,導演透過不同演員的咀吧,就著愛情的吊詭,大發偉論,就像一個寂寞的老年男人一樣,是令人厭煩,而非動人。固然,哲學論述可以入戲,但關鍵是入戲的哲學論述必須是一個具有表演性的戲劇行動。不幸地,現在是哲學論述腫脹,表演性歸於零。

此外,跟不少同代的台灣小劇場導演的作品相似(例如05年曾來港導演《惡童三部曲》的莫瑋),王嘉明在《誘惑者日記》也玩了不少今人有點生膩的解構遊戲。其中又以戲中角色以不斷回帶(play back)的方式,重組劇情,企圖尋找當日愛人移情別戀的真正原因的一幕,最令人生膩。現在,戲好笑是很好笑了,但除了異常單薄的智巧外,內涵卻顯得空空洞洞。
繼續閱讀 ‘嘮叨的哲學劇與悲情的喜劇﹕論《誘惑者日記》與《壽歌》’

乱世

1.
看《色 . 戒》的宣傳片,令人對電影有所期待。

張愛玲難拍,因為她的作品的特點,就在於難以轉換為影像。當年許鞍華改編《半生緣》,雖然竭力拍出曼幀那一句"世鈞,我們回不去了"的力量,但始終無功而還。因為《半生緣》中的錯失感,不單由情節中種種的錯失所織就,而是細微至人物對人/事的微小錯認/誤解。所以《半生緣》是一分一亳的在累積全書的錯失感覺,曼幀那一句"世鈞,我們回不去了"是一個爆破點。這是以影像為主導的電影所難以再現的。怪不得當年林奕華改編《紅玫瑰,白玫瑰》會以一大段一大段的原文字幕交待,那可能是因為懶,也可能是因為難。

2.
從《色 . 戒》的宣傳片得見,女主角湯唯的眼神似乎太尖銳了,十足章子怡的樣子,跟張愛玲的人物似乎有點距離,這是否章子怡在西方市場的效應,便不得而知。但正如張愛玲自己所言,她筆下的人物再精明,也是不徹底的,所以她的小說的趣味,往往在於人物在精刮細算與"動了一點真心"之間的拉扯。當然,《色 . 戒》的中文宣傳片,會比較多一點有關王佳之(湯唯飾)的"真心"相,但是否能把握住張愛玲小說人物的精髓,還得看電影本身。

3.
有時想,為什麼會那麼喜歡張愛玲的小說?我想,張愛玲的作品都是關於乱世的,而現在就是乱世了,所以令人憐惜。朋友三木說,長江三峽水霸完工,發展主義勢不可擋,我們其實是身在一個大劫當中。所以表面的盛世,骨子裡其實就是乱世,這也部分解釋了張愛玲為什麼會在二十世紀末再度熱起來。

盛世同時是乱世,多麼的吊詭。

一頭煙

打算整理一下舊稿,有關戲劇的起碼可以出一本書,文學評論與書評的,又一本,文化評論及其他的,則要再等一下。

不過,要出版這一批書,最令人頭痛的,倒是要在編輯上下不少功夫,因為評論的時間性,是需要在編輯上重塑語境的。況且,不少文章本身需要改寫或擴充(不少文章是急就章,根本沒有真正的完成),而且也需要寫一些新的文章,讓某些論述更完整。還有,要找回散佚的部分舊稿,查証文章出处,在編排與設計上想些點子……

總之,想起便一頭煙。


九月 2007
« 八月   十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