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年 06 月 的封存

《文雀》﹕中年麻甩佬與老男人的偉哥

看了《文雀》,說不上驚喜,也談不上失望,因為杜琪峯的電影還是老樣子,都是中年麻甩佬與老男人的戲碼。

杜琪峯早年的電影有很重的閹割焦慮,但近年卻以非常風格化的方式,嘗試"重振雄風"。但有趣的是,那是一種"偉哥"式的"重振雄風"。誰需要"偉哥"?當然是中年麻甩佬與老男人。有說《文雀》風格浪漫,哎,不要跟我開玩笑了!

有說﹕"男人都是用嗰度諗嘢的"(男人都是用他的小弟弟來思考的),証諸《文雀》,倒有幾分道理。片末,傅先生與阿祺決戰,根據原本的協定,只要傅先生有能力從阿祺手中取回珍妮的護照,珍妮便要跟從他一生一世。不錯,傅先生最後的確把珍妮的護照取回,但刀片卻傷及阿祺。他故作瀟灑的說,文雀用刀片傷及對方實在低手,這無疑是向阿祺認輸了。結果他決定讓珍妮離開,讓她重獲自由。

傅先生讓珍妮離開,是信守承諾嗎?實情恐怕是因為他在眾目睽睽之下失手,有損所謂虛幻的"男性尊嚴",女性(珍妮)自然是他持續維持"男性尊嚴"的他者之一(其實所謂"雄風",從來就需要不斷"重振"),但當女性反過來令他尊嚴盡喪,為保"男性尊嚴",他惟有放手。所以,及後當他回到車廂痛哭時,他哀悼的似乎並不是他對她的愛,而是他自己的終極去勢。

二十一世紀還需要這種"偉哥"式的電影嗎?或許真的有人還需要,但情況尷尬之處在於,這是一種無需對象的"偉哥"式風格。對,自戀那需要對象呢?這讓我想起近讀台灣清華大學傅大為教授一篇有關"偉哥"的論文中,其所引述的一段出自出國外精神科医師討論"偉哥"的書中的話。書中提到芭芭拉所描述的她與服用了"偉哥"的先生傑克的新情境﹕

“現在性交時,傑克好像在和他的陰莖做愛,我卻被丟在一边。性交好像是跑馬拉松似的,他好像是用馬錶和尺,不仃地去量他陰莖的表現,在他腦中彷彿有一隊啦啦隊在歡呼,簡直快把我逼瘋了。"

畢竟,不少男人的內裡就是"嗰度"。

我的書櫃裡有蛇

我的書櫃裡有蛇
躲在幽暗的角落
只有遲緩的尾巴
沒有聲音
也沒有身軀
看不見眼睛
就這樣消失在
幽暗的角落

我跟別人說
我的書櫃裡有蛇
但我的書櫃
真的有蛇嗎?
由尾巴開始
蛇的全體卻只在
我的想像中存在
就這樣消失在
一個幽暗的角落

在一個幽暗的角落
我的書櫃裡有蛇
我開始把書櫃裡的書本拿走
然後是雜物、信件、破碎的便條
直至書櫃只剩下了空洞
真的有蛇嗎?
如果我再次把我的書本
放回我的書櫃

把我的書本
放回我的書櫃
然後是雜物、信件、破碎的便條
沒有聲音
沒有身軀
也看不見眼睛
我在想像一尾遲緩的尾巴
正滑過我的房間
然後慢慢消失在
一個幽暗的角落

18-6-2008

Reading Capital with David Harvey

http://davidharvey.org/

[預告]劇場宣傳@2.0──新媒體與劇場演出宣傳(選段)

與祝雅妍合作,為即將出版的《香港戲劇年鑑2007》寫了一篇有關新媒體與劇場宣傳的論文,題目有點烂,叫〈劇場宣傳@2.0──新媒體與劇場演出宣傳〉。現附上選段,有興趣看全文的,大概要找《香港戲劇年鑑2007》來看看了。

……綜合而言,就以上幾個個案來說,本地職業劇團對網上新媒體作為宣傳途徑的使用,似乎是介乎Web1.0與Web2.0之間。我們知道,跟Web1.0不同,「Web2.0是網路運用的新時代,網路成為了新的平台,內容因為每位使用者的參與(Participation)而產生,參與所產生的個人化(Personalization)內容,藉由人與人(P2P)的分享(Share),形成了現在Web 2.0的世界」 。Web1.0則主要「指不常更新(甚至不更新)的靜態HTML頁面」,就算是往後的Web 1.5加進了更多動態HTML頁面,網絡資訊的發放還是單向和單一中心的,而頁面點擊率和外觀則成為了最重要的因素 。

就寬鬆的意義來說,以上幾個個案對通訊電郵、網上討論區、劇團網站,甚至一些Web2.0工具的使用,其背後的思維邏輯基本還是Web1.0的。換言之,對於他們來說,網上新媒體基本上是一種快速與便宜,但單向與單一中心的資訊工具。雖然網上討論區(無論是樹狀討論區,還是分類較仔細的php討論區)也有很強的互動性與讀者參與空間,但由於這些平台在硬件上較難締造一種Web2.0意義上的社會網絡(Social Network),再加上這些劇團傾向以Web1.0的思維邏輯來使得這些工具,所以對於他們來說,這些網絡工具主要是一種資訊發放的工具,而非打造社會網絡的利器。

然而,對於文化生產者以至任何的生產者來說,除了資本(包括動產與不動產)、人力等經濟資本(Economic Capital)之外,最寶貴的資源大概是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而社會網絡正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種社會資本。就以上的個案,我們可以看到,像「PIP文化產業」這樣一個面向大眾市場的文化產業機構來說,部落格、Youtube 、Facebook等,大概是最便宜與具潛力的開發與強化社會網絡的Web2.0新媒體工具。而對於像「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與「影話戲」那樣的中小型劇團來說,最重要的社會資本,可能還是以較親密的社群(例如朋友)為中心的社會網絡,而像部落格、Youtube 、Facebook等的Web2.0新媒體工具,只是進一步強化這些網絡世界以外既有的社會網絡,讓在這些社會網絡中的個體能夠更有效地連結以及交換資訊。……

小西、祝雅妍著﹕〈劇場宣傳@2.0──新媒體與劇場演出宣傳〉,全文見《香港戲劇年鑑2007》(即將出版)

《哈奈馬仙》﹕迎向文化產業化年代的迷亂

事隔十三年,前進進戲劇工作坊的藝術總監陳炳釗,選擇把德國劇作家海諾・穆勒(Heiner Müller)的經典劇作《哈姆雷特機器》( Hamletmachine,1977年)再度搬上舞台,取名《哈奈馬仙》,可謂饒有深意。「香港話劇團」曾經在1995年的《荒謬及後現代之夜》的節目中,推出穆勒的《哈姆雷特機器》,而陳炳釗正是當時的導演。時光荏苒,2008年,隨著全球化的大潮、本地知名劇團「劇場組合」轉型正名為「PIP文化產業」以及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計劃上馬,香港正式進入全面的文化產業化年代。

事實上,《哈奈馬仙》開宗明義的要對這個急劇變化的文化產業化年代作出回應,正如陳炳釗本人所言,跟他在1995年把《哈姆雷特機器》搬上舞台的時候不同,《哈奈馬仙》不單是一次美藝的實驗以及後現代式的搗蛋,面對急劇變化的年代,創作人「再按捺不住了」,於是跟導演張藝生、梁菲倚和編劇龍文康一起從穆勒原來的文本再度出發,「嘗試從更近的距離去觀察,尋找一個屬於我們這個城市和這個時代的回應」(陳炳釗﹕〈從《哈姆雷特機器》到《哈奈馬仙》—進入消費時代的劇場省思〉,見場刊)。 繼續閱讀 ‘《哈奈馬仙》﹕迎向文化產業化年代的迷亂’

Roger Ballen

Roger BallenConfiguration (2003)

Portishead – Third

Portishead終於出版了第三張專集,就叫Third。可看看其中一首歌Rip的MV


六月 2008
« 五月   七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