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年 07 月 的封存

死亡美少女

詳情

廣告

搞笑的資本邏輯

大概因為手錶用了一段時日,錶帶的內側都殘破了,而且有汗臭,要換。但買錶容易,換錶帶難,買錶的地方都說要送回原厰換錶帶。

現在不少的產品都是這樣的,好像鞋帶斷了就鼓勵你乾脆買一對新的鞋。資本的邏輯,有時真的荒謬到搞笑的地步。

結果,我真的買了一只新的手錶,鋼帶,就當作替換。而舊的那只,一樣會送回原厰換錶帶。我先至冇噤折墮!

什麼也沒有發生

“世界末日"到底意指什麼?是一天之內發生的終末?而不管毁滅以何種形態發生,它一定是突如其來的嗎?"世界末日"會有什麼發生?火山爆發?大水?地震?(拜好萊塢電影所賜)

又或者,"世界末日"會不會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它會不會早已開始?它會不會是仿佛有點不一樣,但又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它會不會既不是一種主觀感受,也不是一種客觀現實?

想起多年前讀到本雅明對彌賽亞的闡釋,於是聯想到了這些。

我的書櫃裡有蛇

圖﹕ricky

你是移民第幾代?

跟友人聊天,提到國外移民的代際研究(主要指好像美國這樣的移民社會),代與代之間的差異很大。他提到移民的代際研究在美國、台灣、東南亞國家都有一定成果,但香港卻有待開發。

以移民作為指標的代際研究,相比於呂大樂等以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為指標的世代論,其啟發性甚大,因為世代不再以出生年代,而是以屬於移民第幾代來劃分。依此,在呂大樂世代論的框架下,原本呂跟我分別屬於第二及第三代,但在移民代際研究的框架,則我們均屬於移民第二代,而一些比我們晚生的人(如熊一豆、鄧小樺等)反而屬於移民第一代。依此,則移民第一代實際上是不斷在香港出現,從未休止。

依移民第幾代來劃分世代的好處,是把論述的重點放在人與地方的關係,並以此來歸代與代之間的文化差異。以人與地方的關係作為區分世代的指標,跟以政治經濟社會發展作為區分世代的指標相比,範式上明顯地有革命性的轉移,其背後的世界觀亦明顯有異。在呂大樂的世代論中,人不過是在弱肉強食的世界中的孤零零的個體。

香港壓根兒是個移民城市,這種新的世代研究大概可以帶來一種完全不同的城市想像。

眾聲喧嘩的南韓新社會運動

六月底至七月初,因為有份参與「亞洲國際文化研究學會」為年青學人於首爾舉辦的文化研究夏令營,適逢其會,碰上在南韓已持續了兩個多月的反輸入美國牛肉的運動。文化研究夏令營的首天,「亞洲國際文化研究學會」南韓分會主席劉宣暎(Yoo Sun Young,音譯)便以這一場運動作為開幕演講的主題,簡報了南韓的近況。或許,這一場運動有很多地方都跟我們所熟悉的、以天星皇后運動為代表的新社會運動相似,加上對來自「媒體文化行動」(http://gomediaction.net/drupal/)的、新相識的宋誠美的承諾,故此一直念茲在茲希望通過中文,讓更多人了解事件。

回港後,碰巧阿藹傳來南韓人民媒體newscham的英文報導,於是二話不說,與阿藹合作,把文章翻譯了出來。作者Chris Kerr 這一篇文章的特點,是能夠以有限的篇幅清楚地交待整個運動的來龍去脈與產生的社會脈絡。但問題是,雖然文章也有提到這一場運動跟過去南韓的社動之間的不同,我們卻較難從中把握這一場新社會運動之所以為”新”的特點。就此而言,劉宣暎的簡報大概可以補捉到這一場運動的具體細節,而本文正希望以她的簡報為基礎,指出這場運動的若干特點。 繼續閱讀 ‘眾聲喧嘩的南韓新社會運動’


七月 2008
« 六月   八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