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年 10 月 的封存

張愛玲學

正在翻閱高全之的《張愛玲學(增訂新版)》,實在愉快。已經許久沒有讀過如此紥實的文學評論了。《張愛玲學(增訂新版)》在版本考訂上下了必要之功夫,但更重要的是,高全之的立論,都由文本出發,通過細讀一點一滴的為文本爬梳出一個所以然來,而非先來一個架空的理論架構,而原應作為細讀對象的文本反而成為了一件小插件。

父權是一項癥候

(按﹕一則一直沒有完成的筆記,記一時之所思所想,現貼於此。)

Paul Verhaeghe在Love in a Time of Loneliness: Three Essays on Drives and Desires中,提過一個有趣的觀點﹕在現代社會,由於"父位功能"(paternal function)的缺失,消費主義與流行文化接替了過去主要由父親担任的"父位功能"。Elisabeth Badinter在XY: On Masculine Identity一書中指出,隨著現代家庭的急劇變化,父親因為工作或其他原因而經常不在家,已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在一個核心家庭瓦解,離婚、單親家庭已不是什麼新聞的無父(同時也是無母)世代,消費主義與流行文化也就化身成為新的主能指(master signifier)。但值得注意的,Paul Verhaeghe提醒我們,跟過往不同,在消費主義與流行文化接替"父位功能"的無父世代,主要的人格原型不再是psychosis,而是perversion。這似乎解釋了接替"父位功能"的,為什麼會是消費主義與流行文化。

依照弗洛伊德,"父位功能"是人得以脫離跟母體之間的自戀與依存的關係,從而自立成人的中介,在歷史上,它大多由男性担任,但既曰功能,便說明了它不一定跟男性掛勾,女性也可以是這個中介。"父-母-兒/女"固然構成了一個多重的權力關係,但"父位功能"所體現的權力,顯然跟"父權"(patriarchy)是兩碼子事。Power of father可不等於patriarchal。說"父位功能"對於個體得以自立成人,有其必要性,尚待爭議,但若把"父位功能"與"父權"兩者混淆,從而推演出﹕"父權"對於個體得以自立成人,有其必要性,就是偷天換日了。要知道"父權"只是家庭權力關係的其中一種模態,是特定歷史、文化的產物,其自身並無任何必然性。況且,弗洛伊德當年所要對治的,正是奧地利猶太社群的"父權"結構底下的種種心理問題。

但在無父的世代中,自"父位功能"退下來(或始終無法契入)的個體呢?或許對於這個世代的父母來說,這也是一個無子的世代,而"父權"也不過一種企圖為自己重新畫界的修辭。或者,更準確地說,那是一項癥候。

無我的主體

上第一節鼓班,我的節奏不是很對,有些時候跟不上。但擊著鼓時,卻有一種洗滌的感覺﹕無我,卻有很強的主體性。

aco終於有新書到

aco終於有新貨到!看看其中一本的介紹﹕

Welcome to Blubberland—a world of quadruple-garaged mansions, vast malls, gated communities, stretch limos, and posh resorts. Blubberland is a place, but it is also a state of mind: we expect to be happy (trophy house, SUV in the driveway, home entertainment system, pension fund, cosmetic surgery), but in fact we’ve grown increasingly bloated, bored, and miserable. In Blubberland, award-winning critic Elizabeth Farrelly looks at our “superfluous superfluity,” our huge eco-footprint, and asks why we find it so hard to abandon habits we know to be destructive. Why can’t we build human-scale cities, design meaningful public spaces, eat reasonable meals, and stop assaulting nature? 繼續閱讀 ‘aco終於有新書到’

抑鬱化的社會

Why Psychoanalysis?是法國精神分析史學者Elisabeth Roudinesco在1999年出版的一部小書,英譯則是2001年的版本。雖然Roudinesco在書中花了不少篇幅討論與批判,八十年代以來在歐美等地出現的精神病學的医葯化(medicalization)現象,但作者更希望借此指出的,是當代社會的抑鬱化趨勢。簡言之,當代社會是一個抑鬱化的社會(depressive society)。

Roudinesco指出,在現代的民主社會中,對"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強調,突顯的是個體性的差異,而非主體性。但與此同時,現代民主社會又嘗試消除因種種差異而來的社會衝突、不快、暴力甚至死亡。社會衝突不被鼓勵,主體性缺席,於是種種不快與情緒,在找不到出路的情況下,惟有訴諸多省好快的葯物。但作者認為,將精神病學医葯化,只是把真正問題延後,而非解決。

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像黃毓民等以衝突為能事的人物會大受歡迎。在一個充滿抑壓、口口聲聲和諧社會的地方,也許像"沒有抗爭,那有改變"這樣的口號,更像一場表演。是的,在一個抑鬱化的社會中,大概並沒有真正的社會衝突,而只有社會衝突的表演。

跟歷史接上

國慶日,與國慧一道過大海,到澳門窮空間進行講座。題目是"(小)劇場空間與演出﹕以「城市劇場」(香港)的個案為例“。据窮空間的負責人阿忠與阿寧所說,跟窮空間過往所辦同類活動相比,今次是史無前例的多人(50人)參與,而且不少是"未出現過的面孔"。

跟歷史接上有很多因緣,但接上了就是接上了,至於能生出怎樣的果,倒是後話了。正如差不多二十年前,港台兩地小劇場人曾經過從甚密。對於那時隔海接上的年青劇人來說,能生出怎樣的果,大概是天曉得,但能有那樣的因緣,所謂"後話"才成為可能。或許,再過二十年,回頭再看,這個奇妙的國慶日,可能正是另一場運動的開始。

成功制成第一件Tiramisu

成功制成第一件Tiramisu,而且味道不俗! 繼續閱讀 ‘成功制成第一件Tiramisu’


十月 2008
« 九月   十一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