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年 06 月 的封存

《頤和園》﹕自由的身體

最近得悉《頤和園》中有一首歌,原來出自孟京輝的舞台劇《戀愛犀牛》,叫「造愛」,是男女主角造愛高潮時唱的。這引證了我對《頤和園》的一個看法:導演婁燁是從身體的經驗本身切入,企圖呈現中國八十年代文化解放運動的那種自由氛圍。在《頤和園》中,性與身體根本就不是什麼象徵或比喻,它們根本就是電影的主體與主題。婁燁自己講得很清楚,電影要描述的,是那個年代的自由性愛,而不是政治。但我覺得,沒有什麼比這樣更貼近那個年代的政治

廣告

宇宙

宇宙是三盞燈
每關起一盞燈
便關起了一個世界

生死總在明滅之間
停電也好,把燈掣關掉也好
同一面鏡子,轉眼留白

三盞燈全沒關上
還剩下什麼嗎?
一點東西也沒有

就只剩下虛無
誰關起了所有的世界
誰便看見了三盞燈

聽夏蟲寂寞地叩牆
遠遠地
一明一滅

16-6-2009

佛想(十四)﹕不落二邊的政治


(圖:太虛大師法相)

最近梁寶撰文討論、政治與解殖的關係,題為為"保守‧激進─佛教熱“,但我心裡想的,是"不落二邊的政治"。"不落二邊"是佛教用語,發揮得最精彩的是《中論》。簡單來說,就是不執於"空"或"有"任何一邊。執"有",是執著地把世界的事物(相)實體化,執"空"(事件皆因緣和合而成,非實有)則把"空"本身也變成執的對象,這有違中觀般若所提倡的"中道"。換言之,"中道"就是不落空有二邊。

把"不落二邊"引伸到政治的分析,則"保守vs.激進"未嘗不可視為另一種"落於二邊"的執持。一方面,相對於"保守",不一定就是"激進"。(晚清的學衡派大概可被視為文化上的"保守激進派")另一方面,"保守vs.激進"本身的二元對立結構,本來就是一種迷思,徹底打破這個二元對立結構本身,不落二邊,似乎才是更"基進"(radical)的。

香港女性劇場的發展概況

要談香港女性劇場的發展,說容易不容易,說難其實也不是真的很難。不容易,因為香港的學術與評論界,對於香港女性劇場這個課題,一直論述不多,更遑論基本的史料整理和歷史敘述。不難,因為在仍然為男性所主導的戲劇界中,女性戲劇創作人,實在屈指可數。

何謂女性劇場?
不過,要談香港女性劇場的發展,還有一個理論上的困難,那就是該如何理解何謂女性劇場。女性劇場就是那些主要由女性創作人所主導的劇場創作嗎?若果她們的作品並非取材自女性的生活,又算不算是女性劇場作品?反過來說,若某些主要由男性創作人主導的作品,在題材上大量取材自女性的生活,又算不算是女性劇場作品?受女性主義思潮影響,有論者提出,只要創作人主要以女性觸角開展其創作,則無論他/她的性別為男為女,其作品均可被視為女性劇場的創作。筆者認為,後兩種說法的提出,雖然在理論上有一定的意義,但缺點是容易造成概念上的混淆。所以筆者傾向以創作人的性別(女性)來作為介定何謂女性劇場的重要條件,但與此同時,該等創作必須充分體出創作人的自覺性或主體性,這份自覺性或主體性可以體現為對自身性別、生活的關心與敏感,亦可以體現為對於女性主體的自覺。固然,我們不乏優秀的女演員、女性佈景設計師、女性燈設計師、女性服裝設計師,而這些工作亦不乏創意,但在現行的戲劇行業結構中,導演與編劇無疑是主導創作的舵手,而相對於男性導演與編劇,女性在這些領域中,仍然是少數派。 繼續閱讀 ‘香港女性劇場的發展概況’

"被禁掉的一代"討論會現場實況

我夠胆預言,這場討論會將會是Badiou所講的"事件"(event)。它將會為香港公民社會的發展,打開一個全新的局面。

討論速記

Video Documentation

沒有六四,便沒有七一

如題


六月 2009
« 五月   七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