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年 08 月 的封存

王墨林:台灣身體論

黃昏時份,把王墨林的新書《台灣身體論》放在大腿上。陽光穿過車窗照到書面,對於一本有關身體的書來說,這大概是最美的時刻。

廣告

水月

月半,但水中的月,是一樣的。

需要的菠蘿包不多,想要的菠蘿包太多

法鼓山聖嚴法師曾經在他的〈心六倫-生活倫理〉中,提出一個相當著名的說法﹕「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太多」,鼓勵在現代社會中生活的個人,嘗試過一種節約與簡樸的生活,讓自己與他人更方便、更受益和更快樂。然而,什麼是需要?什麼又想要?而在現代社會裡,需要與想要之間的界線,又是否如想像般的那麼清楚?事實上,在現代以前的社會中,人們一般的物質生活並不豐厚,娛樂也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在這樣的社會中,我們比較容易分辨我們的需要與想要,因為可供選擇的東西,不多。但現代社會的其中一個特點,是生活方式的方便與多元,而且很多時候,在消費主義文化的耳濡目染下,我們的需要與想要時常被混漫在一起,互相顛倒。 繼續閱讀 ‘需要的菠蘿包不多,想要的菠蘿包太多’

《三姊妹》﹕純粹的苦悶

Pappa TARAHUMARA帶來了的契訶夫的《三姊妹》。導演小池博史用十九世紀俄國的故事講述上世紀60年代末到70年代日本社會的苦悶。Pappa TARAHUMARA作品的特點,是聲音與身體,都很準確,能量幅射。看《三姊妹》,其實有一種相當"後現代"的感覺,作品就是很準確地用很感官直接的方式,呈現了大時代裡個體的苦悶。《三姊妹》的精彩處在於這種準確與直接,把任何外加的意義悉數剥掉。《三姊妹》是如此純粹,只有表象,沒有內核,沒有任何方式比如此呈現"苦悶"本身更強而有力的了。

兩條友

親密的陌生人

上兩次我在這裡通過介紹不同的方法,跟大家談論了如何由細節入手,對自我以及我們所身處的群體,作出仿如客體般的深細理解。然而,不管是自我了解,還是探究我們跟其他人所分享的「共業」,「我」總是其中的一部分,無法完全置身事外。不過,更多的時候,我們都在「我—他」的關係中,嘗試理解另一個「他人」。而這一個「他人」,一般來說都是陌生的,不管是社會交誼場合所碰到的陌生人,還是社會研究中的考察對象。美國著名歌手Tom Waits有一首叫I Never Talk To Strangers的歌,最後便精警的提到﹕「That we’re all just perfect strangers/As long as we ignore/ That we all begin as strangers/ Just before we find/ We really aren’t strangers anymore」。事實上,現代生活的其中一個特點,就是陌生人遍佈四周。於是某著名便服制造商,便曾經選擇了以「沒有陌生人的城市」作為宣傳標語,而「陌生人」亦成為了我們好奇的對象。上至政要,下至基層社群,以至0靚模的生活,都成為了我們頭等的獵奇目標。 繼續閱讀 ‘親密的陌生人’

解殖的細節

根據澳門的朋友所說,澳門回歸之後,特區政府把部分路牌改成了中文在上、葡文在下,而非中葡兩文左右並排的式樣。解殖就是這麼的一回事,在你不知不覺間,偷天換日。


八月 2009
« 七月   九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