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01 月 的封存

瘦出個未來?

上兩次,我在這裡提到,因為反對政府傖促上馬興建「高鐵」,一批「八十後社運青年」選擇了「廿六步一跪」、「斷食」等苦行,一方面表明自己的決心,另一方面則希望感召市民,並促使議會內的議員們,停一停,想一想。在「斷食」的行動中,這一批年青人套用了「當動物生病了,會本能地開啟斷食的機制,讓身體得到自在的新生」等現象作為比喻,指出當社會生病了,也需要停下來,想一想。於是他們選擇了「斷食」,以表明生病的社會也需要暫時停下來,自我更生。

「斷食」固然可以具有正面和積極的意義,但正如人類的大部分行為,「停止進食」或「減少進食」有時也不過是人類無明慾望的假借。早前,我曾在這裡花了不少篇幅,討論人們如何通過「吃」來企圖抒解情感上的困窒,所謂:唔開心,食咗佢!但反過來說,「停止進食」或「減少進食」有時也可以是人類無明慾望的體現,而「瘦身」或「減肥」可謂其中的表表者。 繼續閱讀 ‘瘦出個未來?’

廣告

為什麼有自唔在,攞苦來辛?

圖片:Benson Tsang

要數近來城中熱話,「苦行」大概位居三甲。事緣一批「八十後社運青年」,因為抗議政府在一遍反對與爭議的聲音中,強行上馬將耗資669憶的「廣深港高速鐵路」(以下簡稱「高鐵」),而決定以「苦行」明志。而所謂「苦行」,也不複雜,「八十後社運青年」就是沉靜肅穆地手持着種子和白米,四秒一步,每廿六步便下跪一次,如此周而復始的,一連三日圍繞着立法會,希望以行動感召在上位者以及廣大的群眾。

事實上,這批年青人的確感召了不少人。上周六,在這批苦行少年的引領下,更有四百多名市民自願加入苦行列,以廿六步一跪的方式,苦行至特區政府總部。或許,我們會問:為什麼看來如此簡單、俗語所謂「有自唔在,攞苦來辛」的動作,能夠打動這麼多人?或許,我們可以從政治動員策略的角度理性地指出,苦行之所以成功,在於它能夠以最簡單的方式感召群眾,而動作本身的門欄也不高,讓群眾也能夠參與其中。然而,我倒覺得今次苦行之所以感人,其實在於其宗教性。 繼續閱讀 ‘為什麼有自唔在,攞苦來辛?’

唔食更開心!


心道法師

好幾個星期,我都在談「食」如何成為現代人的情感假借,正所謂:「唔開心,食咗佢!」人類之所以對自身存在感到不安或不滿,原因有很多,我提過,其中的一個根源便來自「自我」存在感覺的瓦解或不穩定。在我們的「常識」中,「自我」存在感覺的不穩定似乎是年青人的專利,彷彿跟成人的世界一點關係也沒有,只要年青人有朝一日長大成人,年青人的自我問題,便會隨着事業、家庭、性格的發展,迎刃而解。

但我們近年不是經常見到報刊上對於「Kidsdult」的標榜嗎?所謂「Kidsdult」(即兒童(Kids)+成人(Adult)),是指一群年齡在三十或以上的人,雖然肉身已不算很年青了,但無論行為、言談、打扮與嗜好,都刻意保持年輕,甚至幼兒化,而流行歌手陳奕迅可謂其中的表表者。當然,經常保持年青、有活力,是好的。但「Kidsdult」現象的出現,到底是因為人們懂得養生,還是因為整個社會大環境太亂太不安定,根本無法讓人好好的發展性格、事業與家庭,長大成人。那麼,就惟有透過消費「Kidsdult」形象或產品,暫時退回到幼兒的桃花園。 繼續閱讀 ‘唔食更開心!’

唔開心,食咗佢!

上兩次提到,現代人除了通過「食」來解決基本生存需要外,還會以「食」為情感的假借,讓日常生活上碰到的種種存在不滿,找到缺口。 有不少人解決情緒的方式是:「唔開心,食咗佢!」

上次,我又以愛情為例指出,人類對自身存在的不安或不滿,不少是源於「自我」存在感覺的瓦解或不穩定。

但現代社會的其中一項特點,不正是個人主義抬頭、自我中心、強調個人自由與選擇嗎?現代人的「自我」存在感覺,又豈會那麼脆弱?不過,法國精神分析史學者Elisabeth Roudinesco便曾經在《為什麼是精神分析?》(Why Psychoanalysis?)一書中指出,現代人的一個特點是﹕在個體性(individuality)相當強烈的同時,主體性(subjectivity)也相當的脆弱。她指出,在多元的現代社會中,人的確有自由選擇不同的身份(identity)。例如,你可以通過選擇不同的服飾,來介定你自己是誰。你選擇MK Look,可能是希望自己成為草根潮人;你選擇LV,則可能希望通過非一般的消費力,証明自己的高貴。但這些表徵了不同身份的符號,是否一定能夠把一個人的長處與特點發揮得最好,並「從此快快樂樂地生活」,就真是天曉得。 繼續閱讀 ‘唔開心,食咗佢!’

零度的陽光──給苦行者

紐約的氣溫是零度,有陽光
2010年1月4日,大節過後
一切如常。我站在五十三西街的街頭
正等待一杯廉價咖啡的暖意
偶爾嗅到蜜糖花生的香氣
聽地鐵在腳下隆隆經過
偶爾在渠板上吐一兩口白煙

你們或許仍在睡夢中
跟早已告別的朋友說再見
感受青草向腳底沁透的水氣
風突然靜了。然後你發現
這是你嫲嫲的夢

或許,你徹夜未眠
正為明日的行腳籌算
你總疑心種籽
會自你冒汗的雙手溜走
然後是老婆婆的背影
時間靜止的飯香
土地,天空,眼淚

或許,你正在想像
早已重複了千百次的動作
仰首,前行,伏下
仰首,前行,伏下
如此專注,如此安靜
竟沒有留意種籽發芽
把前行的同伴們
連結成一片鮮嫩的緣意

2010年1月4日
在快將退去的零度陽光下
我正在一間精緻的藝術館
觀看幾齣有關波蘭的紀錄片
有不同年齡的裸身男女
在密室中企圖重演
上一個世紀的死亡遊戲
有不同種族的基層婦女
過着大同少異的生活
以同樣熟練的手勢
為陌生人的腸胃
為自己的孩子
提供家的感覺

2010年1月4日
聽說海洋的另一端也有陽光
我想像你們正在穿過
一間燈光搖晃的密室
正穿過一群強悍的婦女
正穿過花生的香氣
正穿過嫲嫲的夢
所有人的夢
讓種籽回到
帶點腥甜的大地

7-1-2010 紐約

好笑

愛/食是一種毁滅?

上星期提到,在現代社會中,「食欲」除了是人類最重要的一種「生存」欲望之外,很多時它還是一種假借,讓人們得以排遣其他因為不同原因而被抑壓了的欲望。正如我上次提到日本漫畫家楳圖一雄的恐怖短篇〈絕食〉,人類云云經常被抑壓並轉化為食欲的欲望,正是愛欲。

我們不是不時會碰一些朋友因為失戀,而跟其他朋友相約到餐廳「豪食」一頓?俗語所謂:「化悲憤為食欲」。固然,食物有時的確有助改善心情,例如進食營養成份較高的食物(全麥麵包、糙米、蔬菜與水果),身體機能得以改善,振奮精神,心情也會變好。不過,不少人碰上失戀時,卻沒有吃得那麼「理性」、那麼「有機」,總之就是「張口求一快,一醉解千愁」。或許,我們應該反過來問,人類的愛欲為什麼會轉化為如此一發不可收拾的毀滅欲望(既包括食物的毀滅,也包括自我的毀滅)。我想最近推出的日本動畫《空之境界——劇場版 7: 殺人考察 (後) 》,大概可以為我們提供部份的答案。 繼續閱讀 ‘愛/食是一種毁滅?’


一月 2010
« 十二月   二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