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03 月 的封存

在廣場上放一朵白花

在廣場上放一朵白花
然後微笑

俯下身來
只見一點點綠
在台階與土地之間
矯捷地生長
告訴我這廣場的故事

有人在廣場的南端放風箏
在南,在北,在東,在西
用千百根看不見的絲線
把玫瑰、單車、筆記
愛、來不及的告別
還有我們自己
釋放到透明的天空上

有人走進口袋裡的隨身聽
走進心經的流轉
五藴皆空
在光的盡頭
沒有煙抽的日子
男孩獨自在吟咏
總是告別
總是再會

有人提供照相的服務
打印的服務
為久別重聚的人們
打印出一個兩口子的家
抹去鎖骨上的傷口
抹去雪花,抹去微塵
為孩子找回母親
為小狗找回主人
為單車找回溫暖

有人在看報
不放過每一個字
尋找失散多年的同志……

有人在廣場上放一朵白花
然後消失在花白的陽光裡

27-3-2010

[舊文]有關90年代初台灣民間媒體的發展

如何忘掉杯中物


心道法師

早幾次我在裡提到,自己最初是如何戒掉吃紅肉(豬肉、牛肉)和家禽的習慣,但我沒有說,其實我連喝酒、抽煙等嗜好,都早已戒掉了。這次先說說戒掉杯中物的經歷。

不過,我得說,我從來都不算是嗜酒的酒徒。年輕的時候,我固然有過夜夜笙歌的日子,跟友儕在酒館相會,總不少免千杯下肚。但我喝酒的習慣,倒跟酗酒還有相當的距離。那麼,我為什麼要戒掉喝酒的嗜好呢?雖然佛教的五戒之一,正是酒戒,但正如聖嚴法師所言,其實佛教反對的並不是酒本身。他指出,佛教之所主張「不飲酒」,是因為酒容易令人失去自我控制,從而犯上其他更大的罪惡。 繼續閱讀 ‘如何忘掉杯中物’

人跟動物的連繫和感應,就是這麼簡單

近來我都在談人類跟動物的連繫與感應,要找活生生的例子,大概可看看剛剛奪得今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的《海豚屠場》(The Cove)。該片記錄了日本南部和歌山縣沿岸小鎮太地町捕捉以及屠殺海豚的實況。影片由《國家地理雜誌》前攝影師路易皮斯霍斯(Louie Psihoyos)執導,攝製隊追蹤了一班生態運動行動分子,紀錄他們如何跟當地警方和漁民經過多番周旋後,終於成功進入太地町的小海灣,利用數台藏在岩石道具內的攝影機,偷拍當地漁民屠殺海豚的駭人場面。 繼續閱讀 ‘人跟動物的連繫和感應,就是這麼簡單’

The exploitation is present: short notes on the Abramovic’s retrospective at MOMA

I attended the preview of the Abramovic’s retrospective at MOMA this afternoon. The overall exhibition is comprehensive and well-designed, that the curator is able to bring the audience back to what had been happened in situ when Abramovic did the performances for the first time.

In this retrospective, a couple of Abramovic’s pieces are brought back to existence either by Abramovic herself or young males or females. But if you are willing to spend some time looking into the eyes of these young people, to share their sadness and exhausting feeling, I am wondering whether you can bear the ethical burden of this kind of physical and emotional exploitation. Abramovic is the icon in art history and contemporary art scene, while these young people are only anonymous markers of the GRAND narrative of the career path of one of the greatest performance artists in the 21 century. These young people are just objects(ironically, it sounds like her most well known piece, namely “Rhythm 0”, that she performed in 1974 in Studio Morra in Naples, where there is a sign instructed the audience: ‘There are 72 objects on the table that one can use on me as desired. I am the object. During this period I take full responsibility. ’ ) within the global art market, what is absent or simply deprived is the liveliness and soul beyond these lovely faces and bodies. I don’t know whether these young people are paid well or not, but for me, it is simply not ethical.

跟動物談情?

上次提到,我們之所以能夠接受「食肉」,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在現代社會對食物製作的集體分工與機械自動化的處理下,我們大多無法接觸到整個的食物製作過程。我們大多無法親身體會動物由生到死的過程,當一塊雞肉送到我們面前,它只是一件任由我們擺佈的物件。換言之,是一種物化思維,讓我們能夠跟萬物和大自然割斷有機的連繫。

但我們跟跟萬物和大自然的關係,真的只有佔有、略奪與剝削嗎?記得從聽過一件真人真事。話說有A君趁着假期,跟朋友一起到郊外某農莊,體會農耕的生活與大自然的氣息。該農莊除了耕種外,也有從事畜牧,養養豬。A君可能因為久居城市,一碰上綠油油的田野,可謂樂透了。當他手裡捧着一隻胖嘟嘟的可愛小豬,就更是心裡滿是欣喜,跟小姪兒玩作一團所差無幾。時間過很快,將近中午的時候,A君也開始作响了,而A君的朋友早已為大家安排了一頓特別的午餐,讓大家盡興。 繼續閱讀 ‘跟動物談情?’

食肉因為冇眼睇

上次在這裡提到我轉為食素的經歷。我說過,我最初我只是戒掉吃紅肉(豬肉、牛肉)與家禽的習慣,直至去年,我才連吃魚類或海鮮的習慣也戒掉。我說過,要戒掉食肉的習慣,很難,但也不是真的很難,關鍵如何改變多年積習下來的習慣。

但什麼是習慣呢?概括而言,習慣包括了生理或行為、心理以及社會三方面。以食肉的習慣為例,人們之所以難以戒掉食肉的習慣,最習慣的理由是,他/她的身體早已習慣主要通過肉類來汲取人類身體所需的某類營養(例如蛋白質、脂肪等)。又或者,他/她習慣了食肉的行為或感覺,一日不吃,便感到若有所失。當然,食素之所以困難,另一原因在於現實生活上的不便。記得有一年我到韓國首爾參與學術會議,便在酒店附近走遍了肉香四溢的大街小巷,也找不到一間有供應非肉類食品的食肆,更遑論素食店了。在這一方面,台北是比較能照顧素食者的需要,而且可供素食者選擇的食店也多。

此外,食素之所以困難,也在於心理與認知習慣上的牢固。例如,我們多年來習慣了認為肉食是必須的,吃肉沒有問題,若非市面上出現肉類供應短缺,或健康上的特別理由(例如醫生指令病人需要戒口),一般我們都不會貿貿然改變多年的習慣。不過,所謂心理與認知上的習慣,除了「習慣了認為」外,其實還包括了對某些事情的的「不見」或「視而不見」。 繼續閱讀 ‘食肉因為冇眼睇’


三月 2010
« 二月   四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