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06 月 的封存

喧囂中的靈性

近來城中熱話,大概要數有關「八十後」的討論。事緣去年12月16日,一批「八十後社運青年」,因為抗議政府在一遍反對與爭議的聲音中,強行上馬將耗資669憶的「廣深港高速鐵路」(以下簡稱「高鐵」),而決定以「苦行」明志。而所謂「苦行」,也不複雜,「八十後社運青年」就是沉靜肅穆地手持着種子和白米,四秒一步,每廿六步便下跪一次,如此周而復始的,一連三日圍繞着立法會,希望以行動感召在上位者以及廣大的群眾。

之後,「苦行」更擴展至香港各區。1月5日,在立法會財委會重新召開大會(1月8日)的三天前,「八十後社運青年」們便選擇了由上水出發,展開經過五個立法會選區的四日三夜苦行。1月12日,在財委會再一次召開大會(1月16日)之前,「大專生苦行隊」則在理大、港大、嶺大、中大、浸會、城大等六所大專院校進行「巡迴苦行」,而最初有份參與苦行的六名「八十後社運青年」則在立會門外斷食120小時。1月16日,立法會門外萬人空巷,靜坐中大約三百多的市民在呼籲下站起來,在六名斷食的少年的帶領下,由立法會出發,集體苦行至政府總部。

現在,事件過去了半年,但有一個問題,卻始終讓不少人百思不得解:到底是什麼因素,令到這個表面看來如此靜態如此慢版的行動這樣吸引,由原來六名少年的苦行,擴展至三百多名市民的集體苦行?有關這一次別開生面的苦行行動,有很多不同的討論以及解釋。有的從城市發展與保育,有的從社運動員的角度,嘗試進行解釋。雖然參與者之一陳景輝指出:「我們設計苦行的時候並沒想到宗教的概念」,但無可否認的是,這次苦行行動的宗教意味,還是昭然若揭的。而我認為,正正是這一份喧囂中的靈性,打動了無數的市民。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所以,我打算從宗教的角度,尤其是通過援引一些佛教的例子,談談這一次苦行的宗教性。 繼續閱讀 ‘喧囂中的靈性’

廣告

舞者與七個小孩

有一個人在跳舞
跳了老半天
累了,便懸在那裡
吃剛買回來的提子乾

七位小孩路過
小孩甲問
可不可再來一次
或者也讓她

懸在半空
小孩乙在蹦蹦跳
問小孩甲要了一顆彈珠
慢慢地跳出一個八字

還有五個小孩
都向跳舞的拿了提子乾
有的變成了玻璃樹
表演聲音

有的站着不動
假裝成熟的樣子
回憶提子成熟的過程
有的跟孩子甲聊天

孩子甲說:你太無聊了
然後他也懸在那裡
在微熱的陽光下
睡甜甜的午覺

還有兩個孩子
叫跳舞的給他們哼一首歌
他們也在蹦蹦跳
直至消失

19-6-2010 紐約

無我的七筒

一連幾次,我在這裡由日本電影《援膠女郎》出發,談論了現代社會中的人際關係問題。進入現代社會之後,由於所有的人變得愈來愈原子化,人際疏離的問題也就變得愈來愈嚴重。在環境設施與資源齊備的現代社會中,人彷彿變得自圓自足,「好像」真的可以跟人老死不相往來。當然,從佛家的角度看,這一切不過是幻覺,人本來就在一個因緣和合的條件網路中,生成與變易,並沒有絕對自圓自足的自我。只是現代社會的制度把這一種萬物相依的關係,掩飾得前所未有的好,也就更難識破。我提到,當你覺知「萬物相依」的事實,「並感恩,你便不再孤獨了,你便自由了。」

然而,不正正是這樣的因緣和合的條件網絡,讓人得不到真正的自由嗎?近讀王亭之的論佛短文,他在文中提到「境來心應,境去心無」的說法,或許可以為我們提供另一個角度,思考以上的問題。 繼續閱讀 ‘無我的七筒’

生命可能是……

之前提到日本電影《援膠女郎》,談到片中所描述的現代社會中的人際關係問題。正如我上次提到的,進入現代社會之後,由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愈趨抽象,疏離的問題也就變得前所未有的嚴峻。例如,跟士多、米舖、雜貨店成行成市的年代不同,打從超級市場、便利店等店舖出現之後,我們根本不用跟店舖內工作的人員有任何「多餘」的情感交流,甚至接觸,便可以取得我們所需的產品與服務。同時,店員或老闆的性格也變得無關痛癢,關鍵的是好像很具體,但其實很抽象的產品或服務。相對地,所有的人也就變得高度原子化,以為只要環境設施與資源齊備,人是可以自圓自足的。 繼續閱讀 ‘生命可能是……’

白色

讓我們以白色把整個廣場填滿
把白色填成一種溫暖的顏色

白花在皓白中懷念遠人
白色的手腳,白色的鏡

要起航的終於都沒有起航
白色的鳥回過頭來

說再會
雪下了多少個夏天

還會下多少個夏天
要說再見的愛人

始終都無法說再見
手帕都變成灰了

大家拿出了手帕
向無何有喊聲告別

都變成灰了
都是白色

你走過來
走進灰白的世界

白色的世界充滿記憶
它曾經是火

廣場是白色的
它曾經有火

把大地照亮

3.6.2010 紐約

神像

我們用青銅打造神像
因為時間長出的綠鏽
是水滴滑過面頰的痕跡

我們歡笑,我們憤怒
我們忘記
我們以為自己早已忘記

在某個悶熱的夏天
我們用岩石打造神像
因為時間是我們的

廣場是我們的
愛是我們的
因為我們在一起

我們歡笑,我們流淚
同志在營帳間起舞
我們沒有忘記

我們沒有啊
我們沒有忘記
我們什麼也沒有

我們沒有忘記
在那些眼淚之間
我們用紙重新打造

我們的神像
讓廣場的氣味
汗水、血跡、耳語

為我們打開
回家的路
重聚

2 .6.2010 紐約


六月 2010
« 五月   七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