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08 月 的封存

你到底怕什麼?

人真是一種麻煩的動物,除了充滿欲望、無法饜足外,就是不時給莫名的恐懼打亂陣腳。人類本來就充滿缺點,在莫名恐懼陰霾的籠罩下,就更容易犯錯。然而,人到底害怕些什麼呢?她/他又為什麼會害怕?近讀保加利亞藝術家Nedko Solakov的畫冊《九十九種恐懼》(99 Fears),便開宗名義的以恐懼為創作題材,由於作者充滿巧思靈慧,對世態人心又觀察入微,手法幽默,令人不禁莞爾。


繼續閱讀 ‘你到底怕什麼?’

得此女身,能否成佛?

上次提到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神學與宗教研究系副教授Karma Lekshe Tsomo所編的文集《佛教女性與社會公義:理想、挑戰與成就》, 談到佛教內部的「性別不平等」問題。或許,有人會反對,佛教的義理本身主張平等,那麼,佛教內部又怎可能有「性別不平等」問題呢?事實上,對於「性別不平 等」問題,Karma Lekshe Tsomo多年來便碰過不同形式的反應。首先,對於這些問題,大部份人皆視而不見。

其次,有人會認為這些問題無關痛癢,修行跟性別無關。或許,她/他們也察覺佛教內部的「性別不平等」問題,男僧比尼師更多機會、享有更多聲譽與權威,但她/他們相信性別差異跟能否修成正道無關。Karma Lekshe Tsomo認為,說一句「人人皆可成佛」不難,但現實卻比這更艱難和複雜。

又或者,有人乾脆否定「性別不平等」問題的存在,說他們認為女性可以做任何男性能做的事,女性可以達至任何男性能達至的境界,並以現實或歷史上的尼師修行與成道例子,反証並無「性別不平等」的問題 。但Karma Lekshe Tsomo認為,這都不足以否定此等問題的存在。 繼續閱讀 ‘得此女身,能否成佛?’

修行男女有別?

最近,花了兩期的篇幅,嘗試從佛教的角度,略談了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性別文化的問題,讓我想起了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niversity of San Diego)神學與宗教研究系副教授Karma Lekshe Tsomo所編的文集《佛教女性與社會公義:理想、挑戰與成就》(Buddhist Women and Social Justice: Ideals, Challenges, and Achievements)。

Karma Lekshe Tsomo在該文集的序言中指出,儘管兩千年來,佛教女性(無論是在家居士,還是出家的尼師)對佛教的發展貢獻良多,但有關她們的故事卻鮮有被提及。基本上,佛教發展的歷史一直以來都由男性所主導。Karma Lekshe Tsomo雖然任教大學,但她本身也是出家人。根據她多年來的觀察,在傳統佛教社會中,大部份的佛教組織都以男性為主導,而在國家級或國際層次的佛教組織就更是如此,姑勿論尼師能否在權威與受人敬重的程度上平起平座。此外,面對(男性)僧人與尼師,一般佛教徒的態度也有所差異。根據她在東南亞社會的長期觀察,當一位(男性)僧侶到訪,一般佛教徒都會即時為法師安排座位、奉上茶茗,招呼備至。與此相反,當一位尼師到訪,一般佛教徒(就算是女性)的反應卻不可同日而語。他們不會為尼師 排座位、奉上茶茗,更勿論招呼了。 繼續閱讀 ‘修行男女有別?’


八月 2010
« 七月   九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