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10 月 的封存

人算不如天算

上次(見本欄前文),我借鄭保瑞的電影《意外》指出,由於人類對於死亡的不解和恐懼,很多時會「想歪」了,「執迷不悟」地為不能理解的死亡尋找種種解釋。結果,錯誤的觀念(執念)導致錯誤的行為,人也就在業力的流轉中,繼續犯錯,永不超生。

上 期交稿之後,「佛門網」細心的編輯反映,也許因為是字數的問題,上期文章似乎有點草草收場。我在文章中大致交待了電影《意外》的故事,但由於篇幅限制,很 快便跳到結論,指出:「但這部電影最有趣的地方,是大腦這種執念的起點。原來大腦的妻子正是一場交通意外的死者。但問題是,大腦不相信這是一場意外,他認 為一定有人要謀殺他們夫婦二人。正是因為這執念,大腦開展了他的『買兇殺人』事業,但也因為這執念,讓他最終犯上了不可補救的錯誤,害了同僚,也讓無辜者 白白犧牲掉。」沒有看過這部電影的,大概不會怎樣明白,我為什麼說「但也因為這執念,讓他最終犯上了不可補救的錯誤,害了同僚,也讓無辜者白白犧牲掉。」 好,今次再續,繼續跟大家一起「執迷不悟」。 繼續閱讀 ‘人算不如天算’

廣告

執迷不悟

上 次提到,人害怕變得什麼也沒有,而其中對於死亡的恐懼,又最為根本(見本欄前文)。記得有一位學佛的朋友曾說,死亡真的可怕,在有生之年修行再好,也沒 用,當死亡來臨,閉上眼睛,兩腳一伸,一切便要重頭再來。當然,有修行者與沒有修行者,他們的「重頭再來」,還是有很大分別的。暫且不論學佛者今生修行能 否順利「過戶」至未來生,能以正念「知死」者,在最後一刻,還是有關鍵性的分別。

話 說從前有一位高僧,由於多年修行,止觀功夫了得,對於身心的細微變化往往瞭如指掌。所以他對自己何時圓寂,也早有籌謀。某天,他向弟子宣佈將於某日圓寂, 着他們安排簡單的佛事,也不用張揚,只要幾名弟子伴他最後一程便可以。來到當天,寺院中突然有事需要這位法師處理,正當大家不知如何是好之際,法師倒輕鬆 的說:「那我改天走便行了。」要注意,這故事的重點,並不是這位高僧的法力有多神妙,而是他在面臨死亡的時刻,還是多麼的從容自若。

但對於普通人來說,死亡的確是個難解的謎。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茲(G. W. Leibniz) 曾經問過一個十分玄奧的問題:「為什麼(這世界)是有,而不是無?」若果我們用這個問題來思考死亡的難題:「為什麼是生,而不是死 ?」「為什麼是活着,而不是早已死去 ?」這又怎不叫人恐懼?當然,有人(例如哲學家、宗教家)會由死亡回身思考到生的問題,為存在之謎、生存的倫理,尋找真理的鎖匙、救贖的通行証。但更多人 是「想歪」了,「執迷不悟」地為不能理解的死亡尋找種種解釋,表面是面對,實際上是逃避。 繼續閱讀 ‘執迷不悟’

你害怕什麼也沒有嗎?

其實,人類除了害怕極小和極大之物外(見本欄前文),最恐懼的大概是:「沒有」。

── 沒有了生命。沒有了朋友。沒有了男朋友,又或者沒有了女朋友。沒有了老公,沒有了太太。沒有了家庭。 沒有了親人。沒有了社區。沒有了國家。沒有了地球。沒有了宇宙。沒有了熟習的環境。沒有了工作。沒有了錢。沒有了財富。沒有了房子。沒有了車。沒有巴士。 沒有了地鐵。街市沒有了貨品供應。超市沒有了白米。沒有人關心。沒有人駡。沒有了上網服務。沒有了手提電話。沒有了節目。沒有了水電煤…… 繼續閱讀 ‘你害怕什麼也沒有嗎?’

公義令人免於恐懼

上次,我在這裡提到一次周日穿過中環皇后像廣場,突然感到恐懼,害怕會被身邊的東南亞各國的佣傭工吞噬。我提到,我之所以恐懼,或許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僱主與東南亞佣傭工平日那種主僕之間(數量上的)懸殊對比的權力關係,在這公共空間給倒過來了。

我沒有說的是,或許這份恐懼,也源於我們跟這國家不平等的權力關係。 繼續閱讀 ‘公義令人免於恐懼’


十月 2010
« 九月   十一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