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11 月 的封存

死後便是虛無?

筆者之前在本欄提過(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15635),在奇連伊士活執導的電影《此後》(Hereafter)中,除了男主角通靈師佐治(麥廸文飾)與一對孿生兄弟的故事外,還有瑪莉(Cécile de France飾)在南亞海嘯中「死過翻生」的故事。

話說瑪莉是法國某間電視台的當紅女主播,她以在時事節目中向公眾人物凌厲的追問見稱,與此同時,她也是一位著名的作家。可以這麼說,無論在名和利上,瑪莉都可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好景不常,瑪莉與電視台編導男友在海外渡假期間,碰上南亞海嘯。或許是因為福報不薄,雖然所住的酒店就在海邊,二人最終卻並沒有給突如其來的淊天巨浪沒頂,可謂萬幸。不過,跟編導男友不同,在巨浪掩至的瞬間,瑪莉經歷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瀕死經驗」。在浮沉在大水的半昏迷狀態中,瑪莉似乎是進入了某個「死後世界」。在那裡,她經歷不斷閃過的模糊人影與聲音,正循着某個方向往某個未知的世界進發。只「可惜」在電光火石之間,瑪莉獲救了,「有幸」回到她所熟悉的世界。

俗語有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但表面看來,瑪莉瀕死之後,卻似乎不再走運了。 繼續閱讀 ‘死後便是虛無?’

死去另一個自己

上次,我由奇連伊士活的電影《此後》(Hereafter)出發,談生死大事。或許,對於大部份的人來說,「死亡」過於沉重。但我們知道,「生老病死」是人生無法迴避的考題。事實上,那是佛教、也是歷史上不少偉大宗教與哲學思想的起點,其中又以「死亡」的課題最為深刻。

我提過,「或許,死亡之所以令人恐懼,正正在於它打亂了我們這些生者原有的認知和生活的秩序。」在電影《此後》中,生活在倫敦的一對孿生兄弟Jason 與Marcus,尤其如此。Jason是兄長,Marcus是弟弟,由於生長在單親家庭,而母親又長期酗酒,並染有毒癮,兩兄弟惟有相依為命,有時甚至要 倒過來照顧母親。就性格而言,大哥Jason較主動活潑,而小弟Marcus則比較安靜憂鬱。很多時候,Marcus都把事情交給大哥決定。久而久 之,Marcus變得事事依賴大哥。但好景不常,大哥在一次意外中,竟成為了車下亡魂。 繼續閱讀 ‘死去另一個自己’

死後的世界

或許,我們對於死亡的恐懼,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死亡打亂了我們的生命秩序。這對於那些面臨親人死亡或將死的人們來說,尤其真切。德國當代哲學家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曾經以門把為例子,說明一般人(即海德格所謂的「常人」(das Man, the they))之日常生活狀態。海氏問:「你是什麼時候意識到你家中大門上的門把的存在?」他說,我們大多在門把壞了,發現我們無法如常的順利打開門,日常 生活的運作受阻時,才會真真正正意識到門把的存在。他進一步指出,人們對於自身的存在與生活,在大部分的時間,也是處於此種微眛與不自覺的狀態。若果我們 把海氏的「常人」說引伸,問問自己:「你什麼時候真正的意識到你的親人的存在?」或許,就在他/她生病,甚至不在時,你才會真真正正意識到他/她的(不 再)存在。

親 人不在了,一切彷彿如常,但又好像不再一樣。記得許多年前,因為家事,要找朋友暫時託管家貓。家貓暫時不在了,本應合乎意願,起碼不再有一頭小頑皮拿你的 書本訓練指功,趁你開關大門時,玩「越獄逃亡」的遊戲,以至間中在你的書枱上打翻水杯。然而,當你每天回家正要打開大門之際,你仍然會下意識的提防小貓會 伺機奪門而出。不過,正當你打開大門,你才回過神來,發覺小貓都不在了,還提什麼防?或許,死亡之所以令人恐懼,正正在於它打亂了我們這些生者原有的認知 和生活的秩序。小貓都不在了,親人都不在了,但他/她/牠卻像一個陰影一樣,在我們的生活中打開了一個不可理喻的洞。 繼續閱讀 ‘死後的世界’


十一月 2010
« 十月   十二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