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07 月 的封存

攝影中的「家庭敘事」


有攝影的地方,就有故事

攝影很多時都離不開故事。或許,大家都有過類似的經驗:家中的老人家或父母執拾雜物時,發現塵封已久的家庭相簿,翻着翻着,忍不住把難得在家的兒女或傻呼呼的小孫子拉了過來,按圖話說當年。

在自己還沒有出生時拍攝的照片,最惹人注意的,自然是父母那些英姿勃發的春郊圖。碰上父母那些夏日戲水照,看見他們正站在海邊大石頭上歇息,架着一個好像永遠都是剛剛從理髮店燙過的頭,皮膚的古桐色則在陽光下閃閃發亮,你少不免嘖嘖稱奇於那個好像人人都是明星的年代。

當你開始進入家庭照的範圍,你總會拍下不少成年後老是記不起何時拍攝的照片。那一次,你跟大夥兒在啟德機場拍合照時,到底是為了送別,還是接機呢?你跟表兄在攝影師按下快門時,為什麼一起將頭撇向右方?你跟表兄在看什麼呢?

還有,你出生不久後,你的父母開始在你每年生日的時候,帶你到影樓留影。這些照片既是你的成長紀錄,也可以作為証件相用,每年的影樓生日照,便成為了你生命中的一個重要儀式。你很記得,多年之後,當你把多年來拍下的影樓照在家庭相簿中依時序羅列,一個有關時間的故事,就這樣在眼前打開,時間同時又凝住了,心酸眼亮。

家中的老人家或父母把兒孫拉過來,按圖話說當年,或我們自己在家庭相簿中的時間地圖,尋找家族成員的故事、自己的位置,本來就是一種最基本的維繫家庭關係的方式。你不用親眼見過你的祖先,卻可以通過照片,通過一代傳一代的家庭故事,跟你不認識的遠人連繫起來。照片指向「過去」,但也連結「當下」。

對, 有攝影的地方,就有故事;而且,很多時候,都是「家庭敘事」。 繼續閱讀 ‘攝影中的「家庭敘事」’

廣告

女體悸動

近來小城多演出,其中不乏年青創作人的作品。在藝術上,這些作品可能並不完美,但由於負擔少,創作的能量勇猛,每每有令人驚喜之作。香港政府與文化藝術界近年喜歡談產業化,都夢想有朝一日能夠把文化藝術變成市場上的消費品。但要知道所謂產業,其實是一條盤根交錯、包含了不同環節的生產鏈,「生產」與「消費」只是整門產業的二端。在這二端之間,還有一大片更廣闊的中間地帶,其中包括型型種種的非媒利「專業發展」」(Professional Development)與「觀眾發展」(Audience Development)活動,而年青創作人主導的小型實驗作品,則大概可被視為整個文化生態的「研發部門」(R and D)。小型實驗作品的存在,也就確保了一地的創造活力。所以,沒有非媒利的小型實驗作品,要談文創產業化,也就無從說起。

文化論述的身體
有趣的是,近來看的都是實驗性較強的小演出,而本地新生實驗藝術團體「小息」的近作《女身饗宴》,正是其中之一。「小息」很年輕,由2009年的創團作《旋轉,三途川》開始,至今只有四個作品。「小息」的核心成員陳冠而和 郭嘉源,一長於(戲劇)文本,一長於形體,而「小息」作品的共通點是強烈的視覺性。在一個強調跨媒介的年代,她們的作品既應合時勢,也具有自身的特色。 繼續閱讀 ‘女體悸動’


七月 2011
« 六月   八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