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08 月 的封存

在出走與革命之間的世代接力

今次希望跟大家談一老一嫩的演出。老的是雄仔叔叔的獨腳故事劇場《麵包與黑玫瑰》,嫩的是年青新晉編劇胡境陽的作品《白色極樂商場漫遊》。當然,所謂老嫩,只是相對的劃分。雖然《麵包》與《白色》的風格與氣質不同,卻有呼應和可對話的地方。

令人驚艷的《白色》
先說嫩的。胡境陽是年青新晉編劇,去年《白色》曾參與新域劇團主辦的「劇場裡的臥虎藏龍」計劃,並得到了藝術總監潘惠森的垂青,交由譚孔文執導,近日於沙田大會堂文娛廳正式上演。由2007年開始,「劇場裡的臥虎藏龍」計劃至今已舉辦了五屆,是一個劇本創作平台,其中活動包括:定期舉辦劇本圍讀會,讓作者與嘉賓/聽眾互相切磋,再作修改和發展;並安排講座/工作坊/沙龍活動,讓不同崗位的劇場工作者分享他們對劇本/文本的體會以及實際經驗;最後,各作者假小劇場舉行作品展演會,自任導演/設計師,把最接近自己構思的作品風貌呈現出來。過去,在「劇場裡的臥虎藏龍」計劃中的部份作品,也曾經獲得本地一些劇團的邀請,成為正式演出劇目,例如第一屆的《娛樂大坑之大娛樂坑》(黃詠詩編劇)與《中途轉車》(鍾靜思編劇)。

由此可見,對於一個健康的創作生態環境來說,好像「劇場裡的臥虎藏龍」這樣的創作實驗計劃,是不可或缺的。事實上,就算在好像紐約那樣具備了成熟的表演藝術產業體系的全球城市,無論是商業製作,還是前衛的實驗作品,劇作者都會通過不同的創作駐場或實驗計劃,伺機與嘉賓相聽眾互相切磋,以進一步修改和發展自己的作品。 繼續閱讀 ‘在出走與革命之間的世代接力’

斷章

不動的深海是黑色的
一條狗向着無明呼嘯

捕魚的男子船上靜待
吸吮香煙按捺出寒星

七四七深處有夢輪廻
打開了電郵關掉了心

小屋的燈泡揩抹時間
屏幕寂滅誰人在微笑

11.8.2011 香港

劇評.好手系列(四):論劇場空間


鈴木忠志

筆者上次在本欄提到,評論演出的時候,「不要寫你看不見的,只寫你看得見的」。換言之,戲劇評論的主要分析對象,首先是具體時空下的演出本身。這本是老生常談,但在現實中不少人卻或偏重劇本或戲劇文本的分析,或利用藝術作品來借題發揮,大談不一定跟被談論的作品有關的文化議題,而繞過作品本身的美學分析。

空間不空
不過,說評論演出時,「不要寫你看不見的,只寫你看得見的」,但演出或劇場的空間呢? 上次筆者提到,1979年,美國前衛導演謝喜納(Richard Schechner) ,曾把法國劇作家尚祖湼(Jean Genet)的名劇《陽台》(Le Balcon),改而在一所前身為金屬壓模工廠的演出空間上演。雖然文本仍然是《陽台》,但由於演出空間跟傳統的舞臺完全大異其趣,《陽台》的異色在另一個空間釋放出意想不到的異彩。 繼續閱讀 ‘劇評.好手系列(四):論劇場空間’

觀空


Agnes Martin

老葉在搖動
來回往復
如禪坐

鳥聲在蔭綠的深處
日光移動
所到處空空

記得小時候的藍天白雲
積木與茶點
用乾淨的布帛包裹起來

在老舊的書桌上
緩慢地舒展
放一片葉,坐一隻貓

2.8.2011 香港


八月 2011
« 七月   九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