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11 月 的封存

香港小劇場的省思 場地、資源、教育的現狀


牛棚劇場

如果你是一位剛來港的外地遊客,隨便打開像《artplus》、《Ti meout》那樣的綜合文化藝術雜誌,幾份報刊的文化版面(例如《信報》、《經濟日報》、《文匯報》等),或乾脆到網上瀏像「Pixel bread像素麵包」那樣的文化藝術資訊網站,你大概會驚訝於香港每周上演與開幕的演出和展覽之多。若果你是文化藝術的熱愛者,周末就更是令人頭痛的日子,除了周 5、6、日填滿了密麻麻的節目外,同一天準有機會六至七個活動,或演出或展覽開幕或講座,時間碰撞在一起。若不想在場地與場地之間疲於奔命,便得取捨。

事實上,在「西九」(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效應與文化創意產業熱潮的影響下,上述的文化榮景近年的確有愈演愈烈之勢。要知道,無論對於一地整體的文化藝術發展,還是對於成熟與健康的文創環境來說,實驗性的創作都是不可或缺的。這對於劇場創作來說,尤其如此。試想想,若果沒有6、70年代的「外外百老匯」劇場的大膽實驗與創新,紐約的劇場會有今時今日的全球領先地位嗎?香港的小劇場發軔於上個世紀80年代,早年在小劇場的跑場中橫衝直撞的創意少年,現在不少仍然是劇壇上呼風喚雨的中堅(例如進念二十面體的藝術總監榮念曾、牛棚劇場的負責人陳炳釗)。驟眼看來,香港近年小劇場的發展,似乎是興旺如昔,但由80年代開始跟它一起走過來的,又會發現,它的生存環境似乎跟從前不大相同了。概括而言,筆者認為以下的幾個問題,制約了香港小劇場當前的發展。 繼續閱讀 ‘香港小劇場的省思 場地、資源、教育的現狀’

劇評.好手系列(六):如何評價?


Caryl Churchill

我在這裡花了幾期的篇幅,都在談如何理解與分析具體的劇場作品,但正如「評論」二字所示,劇評還涉及「評價」。簡單來說,對於其評論對象,大部份的劇評最後還得說:「到底這作品是好,還是不好?」這大概也是不少劇場創作者對於劇評人既愛且恨的原因,劇評人盛讚你的新作,固然叫你興奮得飛到九霄雲外,若劇評人對你的作品全盤否定,就更是睛天霹靂,心想:「為什麼上一個作品,你還稱讚我的作品無懈可搫,才過了一年時間,現在你又說我的作品是文化垃圾?為什麼劇評人比男/女朋友還要反覆無常?他/她們對作品的價值到底有沒有準則可循?還是『藝術都是主觀的』,評論亦然?」這種情形在劇場產業比較成熟的地方尤其如此,因為評論在該等地區 每每扮演了意見領袖的角色,對於演期較長的演出的票房,往往具有決定性的作用。 繼續閱讀 ‘劇評.好手系列(六):如何評價?’

重訪歷史與經典再造

近日觀劇,關鍵詞有二:「重訪歷史」與「經典再造」。當然,一如往日,演出如輪轉,劇場熱鬧,百花齊放,但總括而言,上述兩類的演出,最為亮眼。

辛亥百年,海內外相關的紀念與慶祝活動不絕,或研究或展覽,或出版或演出,不一而足。單就演出而言,就有致群劇社的《斜路黃花》、中英劇團的《鐵獅子胡同的回音》以及香港話劇團的《一年皇帝夢》; 就算是借題發揮之作,也有進念二十面體的《百年之孤寂10.0:文化大革命》以及甄拔濤的《A貨革命》,實在熱鬧。

意大利大哲克羅齊曾言:「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意即歷史上的某件過去事件之所以被重述,往往受「當下」的關懷所影響。故此,就算法國大革命已已經是二百多年前的事了,至今各界仍對它的歷史意義與定位,爭論不休。至於辛亥革命,則可謂中國近代百年天翻地覆變革之序幕,其所啟動之歷史進程,仍在進行當中,重訪歷史,也就是重新評價百年來的歷史路向。是「繼續革命」,還是「告別革命」,已不單是個歷史問題,而更是一個跟中國當下發展密切悠關的現實問題。 繼續閱讀 ‘重訪歷史與經典再造’


十一月 2011
« 九月   十二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