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媒體' Category

[預告]劇場宣傳@2.0──新媒體與劇場演出宣傳(選段)

與祝雅妍合作,為即將出版的《香港戲劇年鑑2007》寫了一篇有關新媒體與劇場宣傳的論文,題目有點烂,叫〈劇場宣傳@2.0──新媒體與劇場演出宣傳〉。現附上選段,有興趣看全文的,大概要找《香港戲劇年鑑2007》來看看了。

……綜合而言,就以上幾個個案來說,本地職業劇團對網上新媒體作為宣傳途徑的使用,似乎是介乎Web1.0與Web2.0之間。我們知道,跟Web1.0不同,「Web2.0是網路運用的新時代,網路成為了新的平台,內容因為每位使用者的參與(Participation)而產生,參與所產生的個人化(Personalization)內容,藉由人與人(P2P)的分享(Share),形成了現在Web 2.0的世界」 。Web1.0則主要「指不常更新(甚至不更新)的靜態HTML頁面」,就算是往後的Web 1.5加進了更多動態HTML頁面,網絡資訊的發放還是單向和單一中心的,而頁面點擊率和外觀則成為了最重要的因素 。

就寬鬆的意義來說,以上幾個個案對通訊電郵、網上討論區、劇團網站,甚至一些Web2.0工具的使用,其背後的思維邏輯基本還是Web1.0的。換言之,對於他們來說,網上新媒體基本上是一種快速與便宜,但單向與單一中心的資訊工具。雖然網上討論區(無論是樹狀討論區,還是分類較仔細的php討論區)也有很強的互動性與讀者參與空間,但由於這些平台在硬件上較難締造一種Web2.0意義上的社會網絡(Social Network),再加上這些劇團傾向以Web1.0的思維邏輯來使得這些工具,所以對於他們來說,這些網絡工具主要是一種資訊發放的工具,而非打造社會網絡的利器。

然而,對於文化生產者以至任何的生產者來說,除了資本(包括動產與不動產)、人力等經濟資本(Economic Capital)之外,最寶貴的資源大概是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而社會網絡正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種社會資本。就以上的個案,我們可以看到,像「PIP文化產業」這樣一個面向大眾市場的文化產業機構來說,部落格、Youtube 、Facebook等,大概是最便宜與具潛力的開發與強化社會網絡的Web2.0新媒體工具。而對於像「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與「影話戲」那樣的中小型劇團來說,最重要的社會資本,可能還是以較親密的社群(例如朋友)為中心的社會網絡,而像部落格、Youtube 、Facebook等的Web2.0新媒體工具,只是進一步強化這些網絡世界以外既有的社會網絡,讓在這些社會網絡中的個體能夠更有效地連結以及交換資訊。……

小西、祝雅妍著﹕〈劇場宣傳@2.0──新媒體與劇場演出宣傳〉,全文見《香港戲劇年鑑2007》(即將出版)

廣告

大事件:記香港WTO採訪

杜耀明:「意想不到,○五年十二月在本港舉行的世界貿易組織部長級會議,原來在年青記者群之中,依然餘波蕩樣… 雖然一些主流記者自信已經竭盡所能,但以參與反世貿、反全球化作為職志的民間記者,卻繼續質疑:這些主流想法能否開闊你的思考,還是令人依舊陷於牢不可破的規範?他們人數不多,但聲言以民間報道介入社會運動;他們不滿意只旁觀、不體驗;他們也抗拒身份獨立,『記者就是記者』,不能同時是示威者或市民。他們甚至要問:有所謂客觀嗎?」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之所以參與出版這本書,除了想反映主流媒體與獨立媒體在世貿期間報導手法和方向的分別外,亦希望藉著回顧示威者在港世貿會員期間的訴求,讓我們反思全球化議暝下存在有關公義及人權的問題。

本書由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獨立媒體(香港)共同出版,內容分為四部份:

– 第一部份「主流暗湧」:幾位中文報紙的記者,撰寫採訪世貿的部署、體會和反思

– 第二部份「媒體運動、運動媒體」:幾位來自「香港獨立媒體網」的編輯和民間記者,談民間媒體的角色和對民間社會的意義

– 第三部份「半生熟的研究報告」:訪問了來自四份報紙的十來個新聞工作者,勾劃出一些問題

– 第四部份「世貿期間之主流VS另類」:輯錄了世貿期間的兩場對話

本書阿麥書房有售

預告﹕【演藝風流】藝評廣播節目-媒介與慾望:包法利夫人們

按﹕之前到港台節目【演藝風流】担任嘉賓,跟洛楓與盧偉力討論了林奕華的《包法利夫人們》,節目將於明晚播出﹕

播出:2006年9月16日,星期六晚上8時至9時
港台第二台(FM 94.8-96.9)、第五台(AM783)聯合播出
港台網站同步播出及提供重溫

節目主持:張璧賢(香港電台)
洛楓、盧偉力
嘉賓:小西(劇評人)

繼續閱讀 ‘預告﹕【演藝風流】藝評廣播節目-媒介與慾望:包法利夫人們’

期待你們登入 www.interlocals.net

期待你們登入 www.interlocals.net

沒有你的參與, 跨地域的對話是不可能發生.

一開始是靈光一閃, 2005年5月, 看到日本 blogger Joi Ito 在一遍反日示威的雜音下, 寫下自己對事件的看法, 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把它翻譯為中文, 結果譯文在 bloggers 和一些網上媒體裡帶來一些反思和討論.
繼續閱讀 ‘期待你們登入 www.interlocals.net’

[舊文]江冠明:錄象.台灣

十四年前做的一篇訪問,是有關當時的台灣小眾媒體的。

萬物相連,因緣和合,現在回想當年做的一些事,跟當下做的一些事之間的關連,我只覺奇妙。

這叫什麼? 這叫悲哀。


在東南西北那边讀到一段消息,說河南電視臺都市頻道記者曹愛文,"在一次採訪落水少女的報導現場,曹愛文不是先去採訪,而是挺身而出,趴在女孩身上做人工呼吸。"最後少女救不了,曹愛文就在現場痛哭。

碰巧友人頌華也在工作的地方目擊了一樁交通意外, 但趕到現場的記者,卻對意外中的受害人有相當不同的反應﹕"跟著, 十倍路人圍觀, 平時水靜鵝飛的xx街突然熱鬧起來。至三分鐘之後十字車來了, 記者也愈來愈多。我的心跳仍是砰砰砰的, 畢竟, 不管是他亂過馬路又好司機不小心又好, 也是人命! 但是, 記者和途人的攝影機和手提電話錄像在不段的拍拍拍, 我開始感到一陣心酸。為何他們只對死人塌樓是事才反應那麼快? 是唯恐拍不到皮開肉裂的照片? 為什麼正經新聞也沒有如此迅速到達現場作即時報導?"

這叫什麼? 這叫悲哀。

圖﹕Forum.Xinhuanet.com


十二月 2017
« 十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