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宗教' Category

觀空


Agnes Martin

老葉在搖動
來回往復
如禪坐

鳥聲在蔭綠的深處
日光移動
所到處空空

記得小時候的藍天白雲
積木與茶點
用乾淨的布帛包裹起來

在老舊的書桌上
緩慢地舒展
放一片葉,坐一隻貓

2.8.2011 香港

廣告

人總害怕被騙

人總害怕被騙、被欺負、被傷害。

記得多年前,首次赴上海參加學習營,在夏日艷陽天,走在砂塵滾滾的行人路上,目睹一個又一個的工地,一幢又一幢剛建成的大樓,彷彿有海市蜃樓的幻覺。或許,因為抵滬前早通過書本或朋友口中,得悉中國大陸自八十年代現代化以來,人心早經巨變,加上四九年建國以前,上海本就是通商港埠,而上海人又向來精刮細算,所以走在街上,總有一種步步為營的不安全感。

記得一次往外灘的路上,正要過馬路之際,突然感到有一隻手拍拍我的肩膀。轉身之後,只見一位中年婦人以及她的小女兒,問我可否替她執拾她掉在地上的一件東西。我見她揹了一身的東西,又要拖着女兒,於是二話不說拾起她的東西,物歸原主。見她們兩母女離開之際,身邊的同修卻問我為什麼要幫這位女士。同修說,你可要小心,現在不少人給陌生人拍拍肩膀,才一轉身,背包內的東西便已不翼而飛。經同修這樣提醒,我自然反射性的摸摸自己的背包,看看自己是否「被劫」了。結果,背包內的東西完好無缺,只是我那幾秒間發了一身冷汗;之後走在路上,都刻意把背包放到胸前,面露緊張的神色,像一個經驗淺的小偷,多於一位氣定神閑的遊客。 繼續閱讀 ‘人總害怕被騙’

碰上假行僧?

最近在「佛門網」讀到一則有關內地假和尚來港向途人「化緣」騙錢的新聞,讓我想起大約三年前的一件小事。

話說2007年暑假,我的博士論文剛好通過不久,因緣際會,正好有一個行內的大型學術會議在上海進行,於是便帶着一篇趕製好的論文赴會。碰巧,會後有另一個華語青年學人的研討會,也在上海進行,於是決定順道留下,也伺機到處遊玩,一舒趕論文時綁緊了的筋骨。跟一般學術會議不同,主辦單位安排了在一所市中motel進行研討會與住宿。對於與會者來說,這也挺方便,因為每天一早,只要往樓下餐廳用過自助早餐後,便可以步行至不遠的會議室開會。

記得有一天早上,當我跟同伴正在用早餐與聊天時,有兩位僧人在我們的身邊經過。當其中一名年紀較大的僧人看見我的同修時,突然停下來跟她說:「你是藝術家。」之後,他突然轉向我,跟我說:「你過來吧,我有事情跟你說。」然後,他們便拿着自己的食物,回到自己的座位。 繼續閱讀 ‘碰上假行僧?’

在疼痛中唸佛號

花了一連幾期的篇幅談佛號,讓我想起了一些有趣的往事。

台灣法鼓山聖嚴法師晚年罹病,先因左腎惡性腫瘤,開刀將左腎割除,後因右腎嚴重鈣化,腎功能嚴重惡化並引發貧血,必須洗腎,一度住進台大醫院治療,此後固定每週洗腎三次,定期回台大追蹤治療。根據當時長期隨著聖嚴法師進出醫院的常寬法師憶述,「無論是被推進加護病房手術或在洗腎的過程中,聖嚴法師的身心都能保持一貫的清楚平和,面對死亡的威脅沒有恐懼或不安。」記得最初聽到聖嚴法師圓寂前的這一則逸事,嘖嘖稱奇於一代高僧修為之高,竟然在手術或洗腎過程的痛楚與勞累中,仍然能夠氣定神閑,並一如往昔,打理道場種種繁重之事務。或許,更多的是不解,那時我心裡滿是疑問:「難道禪修真的有無尚的法力,就算色身敗壞,人仍然能仗着禪修,彷如置身事外?」 繼續閱讀 ‘在疼痛中唸佛號’

為未來的海嘯唸佛號

上周五下午,日本東北地區發生了日本有史以來最強烈的大地震,強度達黎克特制九級。與此同時,地震更引發達十米高的海嘯。結果,無數樓房因為地震而倒塌,甚至夷為平地,沿海地帶上的建設、建築與人命,瞬間被巨浪捲走,文明如煙雲,只是在幾分鐘間,便化為烏有。

面對如此巨災,雖然相隔了一個大海,我相信不少朋友都會因此而感到不安。我們不難在電台烽煙節目的觀眾來電、媒體採訪中,得悉一般人由日本大地震所引發的種種擔心和焦慮。人們首先憂慮的,自然是香港會否發生同樣級數的地震,而若果不幸言中,香港有足夠的能力應變嗎?此外,由於日本沿海災區多座核電廠相繼告急,不斷出現事故,有些核反應爐更因為爆炸,而有輻射外泄,不少香港人都擔心輻射會否隨風吹到離日本不遠的香港。進而言之,更有人擔心日本進口食物或貨品會受到輻射污染。有些家長更擔心日本奶粉因此斷市,而傾巢搶購。總之,若果日本沿海核電廠是一枚枚計時核彈,日本地震事件在我們焦慮的內心引起的「核爆」,似乎是過之而無不及。 繼續閱讀 ‘為未來的海嘯唸佛號’

在遊行中唸佛號

最近我在這裡都在談日常生活中的修行問題,因為現代生活(尤其是城市生活)實在太複雜了,要在變動不居的環境中,安定心神,並通過一定方法,修煉心力,實在毫不容易。雖然科技讓資訊較過往更易流通,要找佛教書籍、禪修道場,都似乎是唾手可得,但往往因為得來容易,選擇太多,反而易生迷障。於是,學佛變了跑道場、不斷的皈依灌頂,好不熱閙。然而,更考功夫的,是如何把佛法應用到日常生活的具體細節中。

最近,梁文道在一場達摩灑甘露長老的佛法講座會中提到,跟不少繁忙的在家居士相似,他每次碰上有禪七的機會,總是不會放過,無論如何也會在百忙中抽時間參加。他提到,每次禪七總是讓他獲益不少,心也很安定。但問題是,當他離開禪修營,回到凡塵俗世,像他這樣的在家人(尤其是從事媒體工作、經常碰到種種令人憤怒的社會不公義之在家人),又可以如何以佛法對治日常生活中的具體困惱呢? 繼續閱讀 ‘在遊行中唸佛號’

靜心與淨心

最近一連兩次談了打坐,談了靜心。編輯又再來電郵,問道:「下次會否講靜(心)與淨(心)之異同?」實在問得好。筆者上次提到,禪修不只為了求靜心;而求靜心,則是為了拼除雜念妄念(淨心),達至「定」境,自我觀照,由定生「慧」,好使自己早日超脫輪廻,離苦得樂,得到真正的解脫。然而,要真正修得般若智,談何容易,可能是一生甚至無數劫的事業,我暫且按下不表。我今次倒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故事,談談靜心與淨心如何能夠讓我們觀照生活與自身,讓我們一點一滴的煉出生活的小智慧。 繼續閱讀 ‘靜心與淨心’


十月 2017
« 十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