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文化政策' Category

如何讓藝穗超越藝穗?


博物館

轉眼間,「澳門藝穗節」已經是第十屆了。除了中間兩度停辦之外(2006與2008年),差不多每年年末,都有兩三個星期,你會在澳門的大小表演與展覽場地,甚至大街小巷,找到各適其適的文化藝術節目。

「藝穗節」(Fringe)這個活動形式,源自著名的「英國愛丁堡藝穗藝術節」。事緣1947年英國愛丁堡藝術節期間,有八個藝術團體未獲主辦單位邀請,於是決定另起爐灶,自行籌劃節目,與愛丁堡藝術節的演出分庭抗禮。他們以藝穗(Fringe)自居,結果大受歡迎,而藝穗節亦成為了全世界最大最受歡迎的藝術節之一,到開花結果,遠的有法國亞維儂藝術,近的則有台北藝穗節、韓國藝穗節、香港藝穗節、澳門藝穗節等等。藝穗節的精神,在於開放與自由,基本上,參加的表演者均未經評審或挑選,因此,你可能會在藝穗節看到具前瞻性的實驗作品,碰上藝壇的明日之星,也可能看到奇爛無比的幼嫩之作。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多年以來,我們總會在澳門藝穗節找到年青人的身影。 繼續閱讀 ‘如何讓藝穗超越藝穗?’

廣告

香港小劇場的省思 場地、資源、教育的現狀


牛棚劇場

如果你是一位剛來港的外地遊客,隨便打開像《artplus》、《Ti meout》那樣的綜合文化藝術雜誌,幾份報刊的文化版面(例如《信報》、《經濟日報》、《文匯報》等),或乾脆到網上瀏像「Pixel bread像素麵包」那樣的文化藝術資訊網站,你大概會驚訝於香港每周上演與開幕的演出和展覽之多。若果你是文化藝術的熱愛者,周末就更是令人頭痛的日子,除了周 5、6、日填滿了密麻麻的節目外,同一天準有機會六至七個活動,或演出或展覽開幕或講座,時間碰撞在一起。若不想在場地與場地之間疲於奔命,便得取捨。

事實上,在「西九」(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效應與文化創意產業熱潮的影響下,上述的文化榮景近年的確有愈演愈烈之勢。要知道,無論對於一地整體的文化藝術發展,還是對於成熟與健康的文創環境來說,實驗性的創作都是不可或缺的。這對於劇場創作來說,尤其如此。試想想,若果沒有6、70年代的「外外百老匯」劇場的大膽實驗與創新,紐約的劇場會有今時今日的全球領先地位嗎?香港的小劇場發軔於上個世紀80年代,早年在小劇場的跑場中橫衝直撞的創意少年,現在不少仍然是劇壇上呼風喚雨的中堅(例如進念二十面體的藝術總監榮念曾、牛棚劇場的負責人陳炳釗)。驟眼看來,香港近年小劇場的發展,似乎是興旺如昔,但由80年代開始跟它一起走過來的,又會發現,它的生存環境似乎跟從前不大相同了。概括而言,筆者認為以下的幾個問題,制約了香港小劇場當前的發展。 繼續閱讀 ‘香港小劇場的省思 場地、資源、教育的現狀’

文化政策主流化

今晚答允了茹國烈出席他的電台節目,談"文化聚落"(cultural cluster),並嘗試推幾個新的概念或論述,其中包括﹕"活化社區"、"文化聚落"跟"活化社區"的關係、"文化變得有用"(expediency of culture)、"文化政策主流化"(cultural policy mainstreaming)。

這些概念、想法或論述,或許未必發展得很成熟,但就我長期的觀察後的歸納,它們大概可以概括香港過去十年的發展以及未來的走勢。當然,存在不一定就是好的,但大的變動往往意味著生機,結局是好是壞,就要看大家的造化了。

為 藝 術 犧 牲 — 文 化 埋 堆(04/03/2009)


十月 2017
« 十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