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歷史' Category

略論香港政治劇場

1045051_508859885845854_1217380991_n

什麼是政治劇場?

有人認為,所有劇場都是政治的。但正如美國戲劇研究學者米高.柯比( Michael Kirby)所言,若根據韋伯斯特(Webster)辭典對「政治」(Political)的定義:(一)有關或關注政府、國家或政治(politics);(二)具有確定之政府組織;(三)介入政治或持特定政治立場;(四)有關或具有政黨或政治家特點,則古今大部份戲劇作品如無任何政治訊息,也就談不上是政治劇場。[1] 柯比指出, 韋伯斯特辭典對政治的定義,強調人們的「主動意圖」(Active Intent)。由此引伸,當一個劇場表演有意識地關注政府、國家或政治事務,並介入政治或持特定政治立場,則我們可稱之為政治劇場。 與此同時,因為政治劇場處理政治觀念與概念,批評或支持特定之政治立場,所以政治劇場也是「智性劇場」(Intellectual Theatre)。此外,對於當代的政治議題與問題,由於政治劇場不止被動應對,而是反守為攻,直面社會現實,所以它在智性上也是靈活機動的(Intellectually Dynamic)。[2] 而且,大部份政治劇場的作品,也希望改變觀眾的想法與信念,並以此為基礎,引發進一步的政治行動。[3] 繼續閱讀 ‘略論香港政治劇場’

廣告

[七一十年的十個關鍵字] 在後殖民與全球化之間的「保育」

queenstickerr

在香港,「保育」的歷史比十年短,也比十年長。

正如葉蔭聰的歷史考究所示,[i]其實香港第一波的保育潮,早在上一個世紀七十年代已經爆發,但吊詭的是,最初的保育潮主要在市區的外國人圈子中興起,他們比當時佔大多數的華人人口,對市區的殖民建築更感興趣。七十年代,由於香港金融業起飛,中環核心商業區多幢建於二十世紀初的新古典主義建築遭拆卸重建,其中包括舊郵政總局(於1976年拆卸),惹來了外國人社群的不滿。1978年,尖沙咀火車站清拆,終於激起了以長青社與香港文物協會為首的第一波城市保育運動。 繼續閱讀 ‘[七一十年的十個關鍵字] 在後殖民與全球化之間的「保育」’

既遠且近的《讓黃雀飛》

讓黃雀飛1今年是六四二十三周年,與二十周年相比,雖然紀念活動並不像以前的那麼多,但近二十多年來,六四作為香港人身份認同的關鍵構成部份(不少香港人的手電號碼甚至密碼都與六四有關,大概已不是甚麼秘密),仍然在回歸十五周年六月四日的晚上,召喚無數香港人回到維多利亞公園的廣場上,點起一星燭火,照亮漫長的黑夜。根據支聯會公佈的數字,今年出席六四晚會的人數逾十八萬人。六四晚會人數上升,除了跟香港近年民主發展倒退、中央干擾香港政局愈來愈明顯有關外,大概也是因為年青人愈來愈關心社會時事,而二零零九年成立的劇團「六四舞台」正是六四二十周年的產物,作品包括首作《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2009)以及近作《讓黃雀飛》。 繼續閱讀 ‘既遠且近的《讓黃雀飛》’

回到日本軍國主義?

最近,終於看了香港話劇團的演出《脫皮爸爸》,散場以後,卻一直有「不安」的感覺,縈繞不去。《脫皮爸爸》翻譯自著名日劇編劇佃典彥的作品,今次的版本由司徒慧焯執導,林沛濂則負責劇本翻譯(另兼任演出助理導演、製作連繫與演員)。

正如司徒慧焯所言,《脫皮爸爸》一劇充滿了「荒誕性及黑色幽默」,但又富生活感,而故事本身也不複雜,主要講述中年男主角鈴木卓也(辛偉強飾)的潦倒人生:太太要求離婚、外遇苦纏、駕車意外、被上司辭退、母親過勞病逝等等。一天,卓也把患有腦退化症的八十二歲老爸帶進洗手間後竟睡著了,當醒來時只見到剛剛脫皮的父親掉在地上的「殼」。脫殼之後,父親竟然年輕了二十年。其後數天,父親繼續離奇的脫皮,而他亦一天比一天年輕。結果,六天之內,由八十二歲還原為二十多歲,甚至比四十歲的卓也還要年輕。 繼續閱讀 ‘回到日本軍國主義?’

重訪歷史與經典再造

近日觀劇,關鍵詞有二:「重訪歷史」與「經典再造」。當然,一如往日,演出如輪轉,劇場熱鬧,百花齊放,但總括而言,上述兩類的演出,最為亮眼。

辛亥百年,海內外相關的紀念與慶祝活動不絕,或研究或展覽,或出版或演出,不一而足。單就演出而言,就有致群劇社的《斜路黃花》、中英劇團的《鐵獅子胡同的回音》以及香港話劇團的《一年皇帝夢》; 就算是借題發揮之作,也有進念二十面體的《百年之孤寂10.0:文化大革命》以及甄拔濤的《A貨革命》,實在熱鬧。

意大利大哲克羅齊曾言:「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意即歷史上的某件過去事件之所以被重述,往往受「當下」的關懷所影響。故此,就算法國大革命已已經是二百多年前的事了,至今各界仍對它的歷史意義與定位,爭論不休。至於辛亥革命,則可謂中國近代百年天翻地覆變革之序幕,其所啟動之歷史進程,仍在進行當中,重訪歷史,也就是重新評價百年來的歷史路向。是「繼續革命」,還是「告別革命」,已不單是個歷史問題,而更是一個跟中國當下發展密切悠關的現實問題。 繼續閱讀 ‘重訪歷史與經典再造’

一月觀劇筆記

近來城中多演出,其中以周末排期最密。喜愛跑劇場者,除了有銀根之惱外,就是安排不了時間的問題。要看的演出太多,但時間與錢都太少。與此同時,近年的本地演出,無論在藝術形式、演出場地與製作模式,都有了不少的嘗試。例如,自2009年的「非常地帶」計劃開始, 康文署(康樂文化事務署)即把主辦節目的演出場地,擴展至前進進牛棚劇場、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等非康文署轄下的場舘,甚至像南蓮園池香海軒那樣的非傳統的演出空間。最近,或許受近年保育潮的影響,康文署更推出了「詠懷古蹟」系列,而一條褲製作的演出《學良事變》正是其中一個於非傳統表演場地演出的表演。 繼續閱讀 ‘一月觀劇筆記’

為什麼說故事是如此重要:簡評《重寫我城的歷史故事》

繼年初出版的《寫在下一次金融海嘯之前》,該書作者群近日再接再厲,以「重寫我城的歷史故事」,推出了文集《重寫我城的歷史故事》。在進入「沉重」的討論之前,讓我先來一則(疑似)笑話,說明「說故事」(尤其是歷史故事)之重要性。

現在不少三、四十開外的香港讀者,或許都會記得,少年時電視上下午或半夜總是播著很多情節上離奇古怪的「粵語殘片」(粵語電影)。「粵語殘片」全盛時期,產量豐富,類型也多。但最令筆者記得的,是不少「粵語殘片」(不管是喜劇還是苦情戲)都曾以「亂倫」為主題或重要情節。或許受中國白話劇經典《雷雨》的影響,這一類「亂倫片」一般都會安排一對妙齡男女墮入愛河,但隨著劇情發展,男女主角卻發現他們原來是兄妹關係,聞訊一刻,固然是晴天霹靂。一般而言,男女主角自然是死去活來,不是女角發現自己懷有身孕,便是家庭六國大封相,要不就二人雙雙自殺,了結「上一代」一手造成的悲劇。若果是喜劇,導演或許會安排男女主角發現,原來所謂「兄妹亂倫」,實屬誤會一場。於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大團圓結局收場。

在現實的世界中,自然很少有這樣誇張得近乎超現實的情節。但這一類故事卻告訴我們,「故事」(尤其是歷史故事)在我們生命中扮演的角色,是如何的重要。歷史故事是關於「過去」的敘述,若果「過去」是指「曾經發生的事情」,歷史敘述則是把「曾經發生的事情」變成可以理解與傳播的故事。在前敘的「亂倫電影」中,二人同根生是「曾經發生的事情」,但若果二人不是機緣巧合,得悉自己的「真正身世」,二人所經歷的,頂多只是平凡的戀愛故事。 在戀愛故事中,他們的身份是戀人;在近親愛情的故事裡,他們的身份卻是亂倫兄妹。在這裡,有關男女主角身世的歷史故事,一下子便把二人的身份以至關係,打得天翻地覆,它既改變了他們的「現在」,更決定了他們的「未來」。

一個人的歷史故事已是如此,那麼一群人或一個群族的歷史故事又如何呢? 繼續閱讀 ‘為什麼說故事是如此重要:簡評《重寫我城的歷史故事》’


十月 2017
« 十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