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網路' Category

[預告]劇場宣傳@2.0──新媒體與劇場演出宣傳(選段)

與祝雅妍合作,為即將出版的《香港戲劇年鑑2007》寫了一篇有關新媒體與劇場宣傳的論文,題目有點烂,叫〈劇場宣傳@2.0──新媒體與劇場演出宣傳〉。現附上選段,有興趣看全文的,大概要找《香港戲劇年鑑2007》來看看了。

……綜合而言,就以上幾個個案來說,本地職業劇團對網上新媒體作為宣傳途徑的使用,似乎是介乎Web1.0與Web2.0之間。我們知道,跟Web1.0不同,「Web2.0是網路運用的新時代,網路成為了新的平台,內容因為每位使用者的參與(Participation)而產生,參與所產生的個人化(Personalization)內容,藉由人與人(P2P)的分享(Share),形成了現在Web 2.0的世界」 。Web1.0則主要「指不常更新(甚至不更新)的靜態HTML頁面」,就算是往後的Web 1.5加進了更多動態HTML頁面,網絡資訊的發放還是單向和單一中心的,而頁面點擊率和外觀則成為了最重要的因素 。

就寬鬆的意義來說,以上幾個個案對通訊電郵、網上討論區、劇團網站,甚至一些Web2.0工具的使用,其背後的思維邏輯基本還是Web1.0的。換言之,對於他們來說,網上新媒體基本上是一種快速與便宜,但單向與單一中心的資訊工具。雖然網上討論區(無論是樹狀討論區,還是分類較仔細的php討論區)也有很強的互動性與讀者參與空間,但由於這些平台在硬件上較難締造一種Web2.0意義上的社會網絡(Social Network),再加上這些劇團傾向以Web1.0的思維邏輯來使得這些工具,所以對於他們來說,這些網絡工具主要是一種資訊發放的工具,而非打造社會網絡的利器。

然而,對於文化生產者以至任何的生產者來說,除了資本(包括動產與不動產)、人力等經濟資本(Economic Capital)之外,最寶貴的資源大概是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而社會網絡正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種社會資本。就以上的個案,我們可以看到,像「PIP文化產業」這樣一個面向大眾市場的文化產業機構來說,部落格、Youtube 、Facebook等,大概是最便宜與具潛力的開發與強化社會網絡的Web2.0新媒體工具。而對於像「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與「影話戲」那樣的中小型劇團來說,最重要的社會資本,可能還是以較親密的社群(例如朋友)為中心的社會網絡,而像部落格、Youtube 、Facebook等的Web2.0新媒體工具,只是進一步強化這些網絡世界以外既有的社會網絡,讓在這些社會網絡中的個體能夠更有效地連結以及交換資訊。……

小西、祝雅妍著﹕〈劇場宣傳@2.0──新媒體與劇場演出宣傳〉,全文見《香港戲劇年鑑2007》(即將出版)

廣告

陳重重與深津绘里

不時在陳重重那边看見她轉貼深津绘里的照片,看多了,便覺得吸引。

這張照片最吸引的地方是陽光下照得發亮的右手,以及與這光亮恰成比對的裙裾,尤其是那依稀可見的下擺暗花。

陳重重不時會貼些有關日本的物事。她的自我介紹是這樣的﹕

人格好唯獨小腿比較粗。

這個更吸引呢。

期待你們登入 www.interlocals.net

期待你們登入 www.interlocals.net

沒有你的參與, 跨地域的對話是不可能發生.

一開始是靈光一閃, 2005年5月, 看到日本 blogger Joi Ito 在一遍反日示威的雜音下, 寫下自己對事件的看法, 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把它翻譯為中文, 結果譯文在 bloggers 和一些網上媒體裡帶來一些反思和討論.
繼續閱讀 ‘期待你們登入 www.interlocals.net’

新網上雜誌﹕文化研究@嶺南

新網上雜誌﹕文化研究@嶺南

發刊詞

香港的街道仍偶然可以見到一些擺滿報章雜誌的小攤檔,以此看來,香港出版的印刷品起碼在數量上是甚為可觀的。但香港的學術探討向被人垢病,一個理由恰好是難得見到一本學術刊物,即使偶然見到,很快便發現刊物無以為繼,已經停刊。老生常談的解釋如嚴肅的刊物無法在一個鼓吹消閒娛樂的社會立足,一點也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將問題轉化為一個只能令人感到無奈的社會問題。
繼續閱讀 ‘新網上雜誌﹕文化研究@嶺南’

[訪問]網絡原稿紙

接受成報讀書版的訪問,談網絡與寫作,大家可看看﹕

霍康琪﹕網絡原稿紙

此外,9月份的Cosmo與港台的「閱讀解碼」(9月12日),也將會有訪問。

小樺停blog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小樺的blog突然人間蒸發。

這可能是繼熊一豆停blog事件(但最近又重新開張了)之後,blog界另一大新聞。

最新消息﹕小樺又重開了blog,停blog的時間明顯比一豆短得多。

論定力,一豆始終是略勝一籌!!

延伸閱讀

肥力﹕blog清blog滅

《世紀中國》網站被關

世紀中國》終於被關,十分可惜。「中國當局的封網理由是該網站沒有獲得發放新聞資訊的許可證,但發言人指「世紀中國」沒有提供新聞資訊,但提供多個論壇,允許網友張貼可能有「新聞成分」的文章。」

《世紀中國》不時有議論時事的文章,或許因此而觸嶕也說不定。

我也有幾篇文學評論曾在 《世紀中國》發表,現在都消失了,好像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記得有一次講座有一觀眾問﹕你對於某些國家對網絡資訊的管制有什麼看法?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要絶對的管制網絡資訊,本來就是天方夜譚; 但最根本的解決方法,難道不是全面的民主?


十二月 2017
« 十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