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詩' Category

反反複複,直至我們在沉溺中相遇 ——初論劉芷韻作品中的「複合感受」(提綱)*

咖啡

複合的感受

由答允擔任這個詩會的主持及評論員,我便希望伺機探索一下一些思索已久的現代詩學問題。例如,具有感召力的抒情詩,我們可否從它們本身的形式(感受的形式)及結搆(情感的結搆),找到其感召力的根源?抒情詩的力量,只在於它們在情感上的感召嗎?具有感召力的抒情詩,是否也為我們打開了另一個世界、另一種觀照?若果撇開「形式(修辭) vs.內容(思想)」、「情感vs. 思想」等傳統二分,我們可否從一首詩的整體存在模態(existential mode)或視角(perspective),討論它所可能喚起的經驗(experience)以及視野(vision)? 繼續閱讀 ‘反反複複,直至我們在沉溺中相遇 ——初論劉芷韻作品中的「複合感受」(提綱)*’

廣告

神秘的禮物交換

豐子愷小白貓阿咪
豐子愷的小白貓阿咪

文:小西

文人多愛貓,似乎早已是常識,雖然當中也有愛狗之輩,但當你在社交平台看見漫天蓋地的貓照片,不是捕捉貓兒各種可愛的動作表情,便是以親密得不能再親密的近觀鏡頭,展示愛貓的種種小動作,你不得不思考文人與貓之間的神秘關係,到底從何而來?碰巧《字花》的編輯小姐黃靜來電郵約稿,劈頭便問:「作家或藝術家以『貓奴』、對貓的沉溺等等為『集體記認』……為何古今中外皆如此?貓,為何成為文化人處理生命、和敘事秩序中的關鍵符碼?」看來黃靜的問題,也部份引證了不少人對上述現象觀察。對於這些問題,我雖然並沒有一定之答案,但翻開古今中外的文學史與藝術史,我們又確實可以找到貓兒無處不在之身影。

事實上,只要我們打開上海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現代文學資料與研究中心主任陳子善教授所編的文集《貓啊,貓》,我們便會赫然發現,諸如鄭振鐸、蘇雪林、夏丏尊、豐子愷、梁實秋、琦君、席幕蓉、柏楊、張春華、林文義、楊絳、季羡林、鐵凝、西西、朱天心、郝譽翔、魯迅、徐志摩、周作人、許地山、老舍、冰心、錢永祥等等大作家、著名藝術家與學者,都在愛貓人甚至「貓奴」之列。[1] 繼續閱讀 ‘神秘的禮物交換’

一顆眼淚(再悼李旺陽)

一顆眼淚
橫過了東角道
一顆眼淚
橫過了軒尼詩道
一顆眼淚
橫過了皇后大道

一顆眼淚
橫過了干諾道西
一顆眼淚
橫過了汲水門
橫過了鯉魚門

一顆眼淚
一顆又一顆的眼淚
流進了大海
變成了大海

2012年6月11日

沒有(悼李旺陽)


(蔡芷筠作品)

沒有眼睛
才能看見微風
沒有耳朵
才能聽到樹林

沒有繩索
才能自由

2012年6月7日

拒絕

詩歌是一種拒絕的迎接
通過拒絕來迎接
人們都害怕寂寞
不敢拒絕

拒絕是第一個字
也是最後一個詞
拒絕不是否定
而是站在原處

玫瑰拒絕、掉落
迎向貓步一般的季節

24-2-2012 香港

斷章

不動的深海是黑色的
一條狗向着無明呼嘯

捕魚的男子船上靜待
吸吮香煙按捺出寒星

七四七深處有夢輪廻
打開了電郵關掉了心

小屋的燈泡揩抹時間
屏幕寂滅誰人在微笑

11.8.2011 香港

觀空


Agnes Martin

老葉在搖動
來回往復
如禪坐

鳥聲在蔭綠的深處
日光移動
所到處空空

記得小時候的藍天白雲
積木與茶點
用乾淨的布帛包裹起來

在老舊的書桌上
緩慢地舒展
放一片葉,坐一隻貓

2.8.2011 香港


十二月 2017
« 十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