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年 08 月 的封存

新網上雜誌﹕文化研究@嶺南

新網上雜誌﹕文化研究@嶺南

發刊詞

香港的街道仍偶然可以見到一些擺滿報章雜誌的小攤檔,以此看來,香港出版的印刷品起碼在數量上是甚為可觀的。但香港的學術探討向被人垢病,一個理由恰好是難得見到一本學術刊物,即使偶然見到,很快便發現刊物無以為繼,已經停刊。老生常談的解釋如嚴肅的刊物無法在一個鼓吹消閒娛樂的社會立足,一點也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將問題轉化為一個只能令人感到無奈的社會問題。
繼續閱讀 ‘新網上雜誌﹕文化研究@嶺南’

戰爭搖滾──鴻鴻詩集《土製炸彈》朗誦及座談

詩人:鴻鴻
出席者:張翠容、小西、鄒頌華
日期: 2006年9月3日下午3時至5時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 麥高利小劇場

主辦:阿麥書房
出版社協辦:黑眼睛文化
場地贊助:香港藝術中心

更多詳情,將於日內公布!敬請密切留意。

[舊文]《剪紙》的物體系

按﹕之前有一些放文的地方都掛掉了,唯有陸續選一些改放在這裡。

《剪紙》的物體系

1. 語境
2003年4月1日,有關瘟疫的流言四溢,哥哥跳樓身亡,一切疑幻似真,香港剎時成了一個虛幻之城。懷著恍惚的心情,筆者依舊為「閱讀一本香港小說──《剪紙》舊夢新詮」座談會預備講稿,1 《剪紙》中的那份虛幻感,也就份外顯眼。這大概是本文的其中一個生產語境。

大約在座談會舉行的一個月前,筆者正在閱讀Elissa Marder的Dead Time: Temporal Disorder in the Wake of Modernity (Baudelaire and Flaubert),2 碰巧講者之一葉輝兄來電,邀約出席座談會,於是兩種異質的閱讀經驗,在偶爾間相遇了。

繼續閱讀 ‘[舊文]《剪紙》的物體系’

被棄家貓待領

按﹕舊學生拾了一隻變成了街貓的可憐家貓。待領,要就開句聲!!

上星期開會後在車上便遇到這隻可憐的貓

主人因買了新狗而遺棄她

由家貓變成街貓的一刻

看見她的腳歸還抖震

有意領養人士可以搵我

資料如下:

1 歲; 女; 黃白色毛; 已絕育

[文摘]熊一豆﹕走,回到歷史裏去﹗

城中事件無間斷亦顯然陸續有來,我卻委實怕了筆下的重重又複複。其實一直有一種書寫的困難。該怎麼寫?還可以怎樣寫?寫什麼?

最可怕的,莫過於習以為常。

此城媒體把道德底線再向下拽,眾聲喧嘩之中,周刊加印,旋即售罄。無獨有偶,曾特首「追到天涯海角」餘音未盡,甫出院的何議員即再收恐嚇信。都是一派的有恃無恐,唯偷拍得來的肉相,比暴力下遍體鱗傷的肉軀,獲得此城中人更多垂注。

又經常有一種市場邏輯崇尚者會說︰鬧傳媒做乜啫,冇啲咁既讀者,又點會有啲咁既周刊呀……

若這種說法導向的是更廣乏的文化研究,我同意;若這種說法不過為了獲取站高一線的「異見」位置、而甘願為傳媒找開脫遁詞,恕不苟同。

的確,讀者是跑不掉的,但並不代表就此不得責難傳媒。對整體文化作反省,與譴責傳媒,何以成了有衝突之對立,真是莫名其妙。
繼續閱讀 ‘[文摘]熊一豆﹕走,回到歷史裏去﹗’

樹的記憶


按﹕為保護中大山城寫了一首詩。作品還有發展的空間,貼住先。

樹的記憶

小西

它們記得
小橋流水的聲音
在許多年以前
有一個新生的嬰兒
它們把一片又一片的陰涼
灑在她胖嘟嘟的小手上
讓她吸吮著一整個蜜味的夏日
在梦裡看見爸爸媽媽
跳著搞笑的舞蹈

都笑了 它們記得
池塘裡有魚
鴨子老在跳牠的紳士舞
一個男孩在圖書館裡睡了又醒
醒了又睡 嗅著溫暖的木質香氣
在書架的深處 在梦裡
有一個小女孩
吸吮著蜜味的手指
它們記得 它們都記得

有人自南北西東各處奔來
聚合 把帶點腥氣的泥土
燒成沉隱的紙鎮
把埋在行李箱底層的種子
撒往書本的深處
它們記得

但誰又會記得呢

當男孩和女孩
都以為自己忘掉了一切
它們都記得
當樹不再存在
它們記得
它們都記得

佛想(三)﹕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很久以前寫了〈佛想〉(一)與(二),都在談"業",還沒有觸及"心識"的問題,另一個相當根本的問題。

《大隻佬》中了因有一句話﹕"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談的就是這個問題。當然,後來李鳳儀在山中找孫果時,透過孫果遺留在山洞的痕跡,同情共感地進入了孫果"活在地獄"的內心世界,就讓我們更設身處地的體味到何謂地獄。是的,地獄不在死後,也不在刀山、油鑊,很多時它就在目前,就在一念之間。

所以佛學同時也是一門相當精密的心理學,讓修道者能夠借此內省,在一念三千之間,嘗試離苦得樂。

(待續)


八月 2006
« 七月   九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