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07 月 的封存

矛盾、鬥爭的錯位

剛完成了一篇從後殖民的角度拆解"世代論"話語的文章,結合我一直以來的一些其他觀察,發現不少有關矛盾、鬥爭甚至對錯判斷的文章,其實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把這些矛盾、鬥爭、對錯判斷自相關的語境抽離,結果往往是把這些表面的矛盾、鬥爭、對錯判斷背後的真正矛盾、鬥爭、權力結構,遮蔽了。

所以當"世代論"各方論者大談"冇得上位"時,其實都忘了讓"上位"問題得以成為問題的那個權力結構,更勿論這個權力結構本身的不公義性。於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被轉化成為一個個人的問題(雖然有著社會學的修辞包裝)

當然,矛盾是需要面對的,世事也有對錯可言,但其前提是﹕認清真正的矛盾,回到矛盾、鬥爭所在的具體處境!!正如科學研究大宗Latour講過的一個真人真事的笑話。一次,他到巴西開會,期間有一位心理學家約他到湖畔散步,並很緊張的問Latour﹕你相信真實(reality)存在嗎?Latour是科學研究中社會建構論的大家,難怪這位心理學家會有如此疑問。但Latour答得更妙﹕"當然相信!",而這位心理學家聽後如釋重負。Latour當然相信真實的存在,因為真實是如此複雜,社會建構論是一種讓他能夠更貼近真實世界的理論工具。所以,"相信真實的存在"與社會建構論之間並不矛盾呢。

讓我們回到充滿矛盾、鬥爭的真實本身吧!!

廣告

民粹邏輯又如何?——與許寶強商榷

近讀許寶強的〈民粹政治與犬儒文化〉(07年6月25日明報論壇版),他開宗明義指出,「過去十年在文化領域最為核心的變化,也許不是個別社群的特殊訴求的湧現,也非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興起,而恐怕是民粹主義(populism)和犬儒主義(cynicism)的氾濫」,這迫使我不得不重新思考香港近十年的文化發展與民粹政治之間的關係。

對於許寶強以「民粹邏輯」、「民粹政治」或「民粹主義」等概念,統合地表述香港過去十年在文化領域的核心變化,筆者基本上是同意的。但問題是,在作者枚舉大量例子的論證過程中,在「民粹邏輯」、「民粹政治」、「民粹主義」等同樣空洞的能指(empty signifier)之統合下,作者卻似乎無法進一步釐清「民粹邏輯」在香港後九七各個社會文化政治領域的在地(local)使用和差異。90年代中以來的傳媒小報化、名嘴現象、長毛當選,以至政府推行各類政策的手段(例如居港權事件製造的167萬恐慌),固然被作者視為民粹政治的表現,但03年七一大遊行居然也被視為「香港民粹政治的一場最大型演練」。如果民粹邏輯運作的不經意後果之一,是強化香港社會的反智和犬儒傾向,筆者不禁要問,許寶強差不多一網打盡地將所有後九七政治收歸「民粹邏輯」、「民粹政治」、「民粹主義」等同樣空洞的目名之下,這是否本身就有點反智和犬儒?因此,筆者願意在許文的基礎上,作進一步的梳理與推演。 繼續閱讀 ‘民粹邏輯又如何?——與許寶強商榷’

《O…OH》

Pixel Toy的新碟《O…OH》這次主要玩BAND SOUND,與上一隻專輯比較,雖然同樣熱鬧,但整體來說,這一次並不像上次那麼過火。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首歌曲《夏春秋》除了大玩"六合彩"主題曲外,更以該節目早期主持"夏春秋"(吳君如的父親)作為歌名與主角,令人莞爾。

此外,我比較喜歡的,還有分別由胡詠絲和何山各自演釋的男女版大碟主題歌《O…OH》,一凹一凸,性趣盎然,充滿令人哈哈的幽默感。

小明

一張一直無法弄到手的海報。

差不多16年了,不知道當年的小明,現在在什麼地方生活?

作為寓言書寫的《班雅明》

一直想寫一篇文討論馬國明的《班雅明》。正如有論者所指出,《班雅明》並不易讀。而這對於一本作為思想導讀的書來說,是很奇怪的。但初讀《班雅明》時,我一直留意的,是表面上那些馬國明借來說明班雅明思想的中港時政例子。而我的基本論點是﹕這些看似是配角的例子,才是《班雅明》一書的主角。馬國明在《班雅明》一書,正正借用了班雅明的寓言書寫,把歷史中被壓抑的他者/可能性,釋放出來。故此,馬國明把這些有關中港時政的例子與班雅明的文本拼貼在一起,跟班雅明本身的引文策略的目的,基本上是一脈相通的。

Pina Bausch

Pina Bausch的抽煙手勢相當迷人,還有她的瘦,她的手指。

時間到了

以下是十年前《飛吧!臨流鳥﹐飛吧!》中的一段話,事後看來,有著令人振驚的預視力。

我是考古隊隊長﹐我躺在我自己挖開的探坑裏面跟我的隊員講話。我的隊員﹐我的子孫﹐我親愛的同胞﹐不要再挖掘了﹐我的探坑裏一片空白﹐我的遺址只是一個陷阱﹐看哪﹐我的雙腳已開始下沉﹐這片土地已把我的血和肉體吸乾。我的一生是個失敗。我是個活在別人設下的歷史中行屍走肉的皮囊。

聽哪﹐遠處正傳來鏟泥車的聲音。
噠噠噠噠噠!聽哪, 是埋葬的聲音。 讓鏟泥車的巨輪向這裏全速衝過來吧。就讓它們輾過你們的祖先﹐輾過你們的家園﹐輾過一切一切虛空的記憶吧。

時間到了﹐偉大的紀念碑快要在我的屍體上昇起。

時間到了﹐你們還在這裏挖甚麼?

時間到了﹐除了我的屍體﹐你們還挖到了甚麼?

離去吧!離去吧!不要再玩這場無聊的遊戲了﹐不要讓他們把你們壓成碎片﹐再混上鹹水﹐血源﹐鄉愁和廉價的三合土﹐建成醜陋的房子﹐以昂貴的價錢賣給你們的子孫﹐讓你們的後人﹐世世代代﹐都無法逃出這個城市繁榮安定的詛咒。

如果有一千個時間囊﹐就請你們把我的骸骨分割成一千份放進時間囊裏吧﹐好讓考古學家們五十年後可以用我的骸骨再玩一次痛快的拼圖遊戲。

時間到了﹐真正的時間從來不在我們中間﹐而挾持在他們手裏﹐他們用謊話和烈火奪去了我們的時間﹐用泥土和語言來把我們禁錮在一個他們所創造的虛假的日歷之中。

時間到了﹐你們還在這裏挖甚麼?

時間到了﹐你們還挖到了甚麼?

時間到了……時間到了……時間到了……時間到了……


七月 2007
« 六月   八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