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年 12 月 的封存

愛你愛到想食咗你!

一連幾期都在談食欲的問題,但似乎一直圍著外邊走,談構成現代食欲的外在條件多,談食與食欲本身少。事實上,每逄周日或假日,當我們路過大小食肆,總會見到不同的長龍在輪候「等食」。更蔚為奇觀的,是人們的巨大食量。最經典的例子,當然是港式「自助餐」,也就是顧客在付了相對便宜的價錢後,可以在場內「任食唔嬲」。於是,人們總是一大盤一大盤的拿食物,而每次當待應把新一輪的食物送上時,人們總是為恐失掉先機似的,以一百米短跑的高速飛身進攻熱騰騰的食物。有時,人們更會使出美式足球般的過五關斬六將技巧,遇神殺神,遇佛殺佛(那管那是不是自在素食)。但心水清的人一想便知道,一個人可以往咀裡送的食物,始終有限。結果,店肆沒有虧本,而食物不是把人們的肚皮,漲得跟桌子緊貼難分,就是原封不動的躺在碟子上,等待「香銷玉殞」。

有時,真的不明白人們(有時也包括自己)為什麼要吃這麼多,以及這樣子吃東西。這樣子吃東西,說得不客氣,就是暴飲暴食,日子有功,到頭來受苦當然是自己的身體。然而,我不想指責,太容易了,我只想理解。不過,這倒讓我想起著名日本漫畫家楳圖一雄的恐怖短篇〈絕食〉(見他的《恐怖劇場》上冊。) 繼續閱讀 ‘愛你愛到想食咗你!’

[轉貼]澳門小劇場地圖(莫兆忠)

火煱滾一滾,地球都企唔穩!

上兩次,我在這裡提到,「人類生而欲望無窮」其實是晚近的發展,歷史不會比現代資本主義的興起長。然而,「人類生而欲望無窮」的觀念為什麼如此牢不可破,人們可以不加思索的隨口說出,幾近本能?翻開記憶,我最近終於為這個句何等眼熟的「金句」,找到了觀念的源頭。

是的,真的是何等眼熟,它正是當年會考差點讓我拿到甲等的經濟科的教科書之起首句。「人類生而欲望無窮,但資源有限」差不多是每一位唸經濟科的同學,第一次會接觸到的「定理」。基本上,基礎經濟學所有有關供求、價值、價格、勞動力的理論,都建基於此。但有趣的是,這個定理的重點,其實既不是「人類生而欲望無窮」,也不是「資源有限」,而是中間那個「但」字。這個神秘的「但」字的確擁有懾人的修辭魅力,它讓我們仿佛窺見了一場災變,從而忘了深究人類是否真的生而欲望無窮,而資源是否真的有限。 繼續閱讀 ‘火煱滾一滾,地球都企唔穩!’

香港小劇場地圖(持續建設中)

其實人人都應該擁有一個菜園

上次,我以「Kinder出奇蛋」的廣告標語為例指出,人的本性固然有「貪婪」的品質,但進入現代以後,人類的「貪婪」卻以一種全新的形式出現。在各大的古老宗教中,「貪婪」是一種需要被約制的人類行為、心態或本能。但在現代社會中,它卻成為了一頭再不受約制、甚至被系統地鼓勵、自由自在的獸。或許,有人會反問,既然人類從來「貪婪」,現代人也就不見得特別有問題,對於現代人,我似乎太嚴呵了。或許,我們可以借用現代社會學三大始祖之一,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思.韋伯(Max Weber)對於現代資本主義興起的分析,來說明欲望的現代形式本身的歷史性。 繼續閱讀 ‘其實人人都應該擁有一個菜園’


十二月 2009
« 十一月   一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文章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