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04 月 的封存

保家衛土,由皇后開始

現在一切變得愈來愈清楚。對於我來說,天星皇后的抗爭是回歸十年以來、此起彼落的種種民間抗爭的接合點,是真正解殖的起點。這也是一場保家衛土的運動。

四月二十六日,皇后碼頭正式仃用,但那不是真正的結束,而是另一個起點。

還俗

離開論文寫作那單純而規律的作息生活,工作與世俗事務開始湧過來了。也好,花了整整一年時間在文獻上,少見人。是時候回到真理的另一個場域。

就這樣,完成了一件事

昨天論文口試總共用了兩個多小時,完全超過了我的體力極限。 不過,最終還是通過了口試。

就這樣,完成了一件事。

把天星"重置"在鼻頭上

超級傷風+感冒,仿佛把天星"重置"在鼻頭上。我的中医師老是玩冷幽默,每次見他,劈頭第一句總是﹕面色幾好……

冷幽默,讓我想起呂大樂、馬嶽等等。

時間的黑洞

四月一日,是什麼日子,心照不宣。

我在想﹕有朝一日,如果文華酒店也走上重建之路,十二少會否也跟如花一樣,在重遊中满目陌生?

他的愛人?他的歌迷戲迷呢?吊詭的是,在蓋上新樓的同時,也將打開一個傷口般的缺口、時間的黑洞。

如梦如幻蝶,若即若離花。


四月 2007
« 三月   五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文章存檔